分卷阅读17

凌洛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哥哥越插越痒,越痒越想被插,这期间,对哥哥的大**又崇拜上了,恨不得被哥哥日死在著**上!

    闾亦楠的脸色又黑了黑,儿子的两颗**在自己的手下已经被玩弄得有些出血。

    “跟爸爸说,小哥哥是怎麽日你的**的?”

    “啊~啊~一插~插~插进来啊~又~啊~抽出去~啊~啊~哥哥!又插到花心了!”闾宁正在像爸爸描述哥哥是如何操弄自己**的时候,小哥哥突然又开始一阵剧烈的猛攻,粗长的**直直的捅进了自己的骚心处,似要把自己的那层薄膜插烂了!

    “哥哥的大**能日到你的子宫里?把精液射进去,然後生宝宝?”

    闾宁被操的晕头转向,没有一点羞耻,对於爸爸的问话,回答的简直有些不假思索:“啊~哥哥的精液射到子宫里~啊~啊~给哥哥生宝宝啊~啊~”

    闾亦楠这回是再也忍无可忍,抬起小儿子的屁股,在那白皙的屁股蛋子上就是啪啪两巴掌!

    闾宁的屁股肉感十足,又白又嫩,显得异常可口,屁缝中间的肛门间已经情动的一张一合,因为菊穴自动分泌肠液,肛门周围湿答答的、红豔豔的,又因为被三儿子舔弄吮吸了好半天,所以,皱褶粉嫩柔软,想必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插进去。

    淫荡一家人(父子兄弟**三更)

    闾亦楠想也没想,一根手指便插进了儿子的屁眼中,在哪软软湿润的地方扣弄起来,屈起中指,为儿子扩充。

    “爸爸~啊~爸爸~”

    菊穴被插进了父亲的手指,闾宁心里一阵悸动,转过脸去,带著期望的神情看著父亲。

    “**!爸爸在干嘛呢?”闾亦楠一边使劲的**,一边下流的问这儿子。

    “爸爸~啊~爸爸在扣弄儿子的屁眼啊~啊~”

    “喜欢被爸爸玩屁眼吗?”

    “啊~恩啊~喜欢~爸爸啊~啊~爸爸插进来~啊~啊~用大**日儿子的屁眼~!”**完之後,闾宁便撅起屁股,等待爸爸用大**来插自己的菊穴!

    谁知大**没有等来,竟等到一个凉凉的、坚硬的东西,闾宁下意识的夹紧屁眼,抵触著异物的入侵,转过脸去,竟然看到父亲正拿著冰块往自己的屁眼中赛!冰块的周围还没有融化掉,尖尖的看著怪骇人的,闾宁不禁吓了一跳,带著哭腔哀求道:

    “啊~爸爸~不要~我要吃爸爸的**~啊~呜呜~不要~不要冰块~啊~啊~啊!”哭喊著,爸爸已经往自己的屁眼中塞了一块!

    “大**一会儿给你吃!不许哭!再哭把冰块塞进你嘴里!”

    果然,闾宁禁了声,前面的**里,小哥哥的大**越干越勇,没有一点消退的痕迹,後面又被爸爸一个劲的往里面赛冰块!炙热的穴壁含著冰凉的冰块,冰块的棱角摩擦著自己的软肉,真是达到了冰火两重天的地步!

    “呜呜~好了~别~别赛了啊~”

    屁眼似乎要被撑爆了,闾亦楠努力的把最後一快冰塞进儿子的屁眼中,大功告成一般的拍拍手,心满意足的看著自己的杰作。

    本来就异常嫣红的皱褶,被冰块这麽一冰,显得更加红豔了,菊穴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状态,似乎连一点东西都塞不进去了,穴口被撑的大大的,向四周裂开,最後一颗冰还没有塞进去,还有三分之二没有被塞进去,露在外面,所以就像是一个小嘴在努力的含著一颗大大的冰块,**夹的又不甚结实,仿佛马上就要掉下来了一般!

    闾亦楠又将儿子屁股里的冰块往里赛了赛,又往那白皙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命令道:“使劲夹!不准掉下来!什麽时候把冰块捂化了,我什麽时候来操你!”

    可怜闾宁後面夹著冰块,前面又一下一下的承受著来自哥哥的撞击,真是苦不堪言,这时,爸爸突然站了起来,将那早就硬到不行的大**挺到自己的眼前。

    “张嘴吃它!”

    那粗长的**已经完全达到了勃起的状态,就算平时,那长度那粗感已经是非常吓人了,现在完全勃起,又伸到自己的眼前,闾宁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爸爸的大**青筋暴满、紫黑色的在自己的嘴边一弹一跳的,充满男人的味道扑面而来!

    真的很慢想到,每天都是这麽粗长的巨物在自己那麽狭小的**内插来插去,话说,自己的**这麽一点点,是怎麽容纳得下爸爸这麽巨大的东西呢!而且,此时,自己的**中就潜伏著这麽一根巨龙!

    闾亦楠见儿子半天没有吃自己的**,以为是在犹豫不定,心下大气,待会势必要将这欠操的小嘴日烂,於是,又呵斥一声:“快点!让爸爸的**日你的小浪嘴!”

    闾宁回过神,这回到没有犹豫,张嘴就将爸爸的**含在了嘴中。

    此时是,**、菊穴、小嘴都被填满了东西,就连前面的那两颗**都没有幸免,被两人的四只大手捏、拉、拽、扯!各种揉捏玩弄著!

    ===================================================

    最近都是三更呢!

    淫荡一家人(父子兄弟**)

    等闾宁从回忆中反应过来,裤子已经被自己那猥琐的舅舅褪到了膝盖,两条雪白的大腿微微的分开,脚趾畸形的蜷缩著,不停的打颤。

    是自己太懦弱了!一定要离开,离开这里。想著,闾宁暗自的攥紧的拳头。

    “心肝儿宝贝,有没有想舅舅的大**插你的**?这段时间舅舅不在,小**是不是痒得流水了?今晚好好让舅舅犒劳犒劳你!”说著邵阳(舅舅的名字)急搓搓的脱掉了闾宁的白色内裤,露出那两瓣肉感十足的屁股蛋子!

    啪!啪!两巴掌打在闾宁的屁股上,邵阳眼冒红心,贼光满面的盯著被打的粉红一片的屁股,似乎觉得还不过瘾,张嘴又在那红肿的地方咬了一口!

    “真他妈的香,我姐夫这辈子最大功绩就是操出了你这麽个小尤物!”边说还边色迷迷的盯著闾宁腿间的私处,似乎下一秒就能滴出口水来。

    闾宁被这流氓舅舅看得窘困不已,他这舅舅虽说长得人模狗样,不张嘴的时候还挺像一清秀稚涩的大学生,一张嘴原形毕露,活像一淫秽的猥琐老头,偏偏张嘴的时候比不张嘴的时候要多,搞的左邻右舍每一个待见他的。

    “啧啧!这是被别人搞过了吧!”邵阳盯著水淋淋的一处,狐疑道。

    听闻,闾宁心里一惊,在学校里被两个老师操弄了一个傍晚,射在里面的精液都还在里面,本打算回到家立刻清理干净,谁知被 这流氓舅舅纠缠住了,如果,如果被爸爸知道,後果可想而知,想著,下意识的夹紧双腿。

    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