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凌洛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阳哪会这麽容易的让他得逞,大手牵制住自己的膝盖,硬是将对方的双腿打开到最大。

    “放~放开我!”闾宁心里惧怕,双眼湿漉漉的,脸颊更是白一阵红一阵的,模样恰是可爱。

    “哼哼!被我抓住把柄了吧!你个小**在我面前装清高!操上一次就要死要活的,谁知道在外面这麽淫荡,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就不怕被你那变态占有欲的爸爸发现?”

    这话恰恰说到了闾宁的痛处,僵著身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著邵阳,那神情似在哀求,偏生又带了些不屈不挠的意思,看的邵阳一阵心猿意马,恨不得马上就把裤裆处的大**掏出来,捅进那湿热紧致的**中。

    邵阳伸出手指插进小侄子的**中,扣弄著里面的嫩肉,调笑道:“这里面到底装了几个男人的精液?估计你也数不清了吧!”

    “小舅舅~啊~小舅舅啊~别弄~”闾宁本来就被前後夹击的操弄了一个下午,**被磨得又红又肿,极其敏感,哪里经得起这般玩弄,只几下,便**涟涟,丢盔卸甲。

    “小心肝儿宝贝,你爸爸快来了,想不想被你爸爸看到你这幅被男人玩过的样子?嗯?估计你那变态爸爸得把搞过你的男人通通大卸十八块喽!”

    “不要啊~小舅舅~别~别告诉爸爸~啊~”

    下体被肆无忌惮的玩弄著,**里的手指逐渐增多,偏偏对方还不紧不慢的**著,**里像被蚂蚁爬过了似的,痒的紧紧缴住对方的手指,毫无廉耻的往对方的身上磨蹭。

    “这麽快就开始胳膊肘子往外拐!偏袒起你那些野汉子来了!看来还真得跟姐夫说说!好好治治你!省的你这个小蹄子一天到晚的只管在外面浪!”

    想起自己爸爸对付人的手段,闾宁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如果爸爸真要追究起来,那麽老师岂不是要惨了?想起那血淋淋的画面,闾宁的眼圈都红了。

    “小舅舅~别~别说~别跟爸爸说~啊~”

    “求我!求我就不跟姐夫说!”邵阳那双色迷迷的桃花眼一挑,威胁道。

    “小舅舅,求你~呜呜~求你别跟爸爸说~啊~啊~”闾宁哀求著,下身被小舅舅**的速度加快了,浑身散发著粉色的光晕,特别是双眼迷离的厉害。

    “乖孩子~这样才对,跟舅舅说,喜欢被舅舅这麽插吗?”

    “呜呜~喜欢~”

    “是不是手指太细了,满足不了你的小**,想要更大的呢!”

    “啊~太快了~呜呜~慢点慢点~”闾宁搂著小舅舅的脖子,浑身抽搐著达到了**,**泄湿了一床。

    “呼~”**过後余韵未了,闾宁粗喘著气,小脸汗涔涔的。

    “乖孩子,小**爽够了,是不是也该让舅舅的大**爽爽呢!”邵阳隔著裤子开始用那粗壮的****的摩擦著闾宁的**。

    闾宁知道这次是躲不了了,顺从的打开腿,心里多少又有些期待。

    “真乖儿宝贝!”邵阳大喜,能让自己的小侄子乖乖的打开腿迎接自己的时候可不多哦!忙不迭的将自己的**从裤子里掏了出来,就在自己刚想直捣黄龙的那一刻,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瞬时,自己强硬无比的**如橡皮筋一样软掉了!

    “小舅舅就这麽想爽?不如让我来给小舅舅好好爽爽吧!”

    调教舅舅(h)

    “小舅舅就这麽想爽?不如让我来给小舅舅好好爽爽吧!”

    这麽妖孽的声音,他这辈子也不想再听第二遍了,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可前提上每次来到姐夫家马上就要提裤子上阵将小侄子吃掉的时候,自己总是被这妖孽的二侄子吃抹干净!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二哥!”闾宁一见是自己那俊美无疆的二哥,登时又惊有喜。原来这邪魅男子便是闾家的二公子,虽然都是同出一辙的俊美非凡,却又不同於大哥的刚毅、三弟的温润、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子媚气。一颦一笑都像极千年狐妖。

    闾家老二不动声色的朝著闾宁使了个眼色,会意之後,闾宁穿好衣服便乖乖的从床上爬了下去,一时间,房间里还只剩下闾樊,和床上已经石化了的流氓舅舅。

    “你~你想干嘛!”此时的邵阳哪还有一点那嚣张的流氓气,活像被恶人调戏了的黄花大闺女,连忙将褪到腿弯的裤子提上去,可越忙越乱,裤子刚提到胯间的时候拉链便被卡住了!恰好把那软掉了的大**卡在了外面,急的那清秀的小脸一阵白一阵青,就连平时猥琐至极的双眼骨碌碌的转个不停,流露出平时难以看得见的恐慌。

    “我想要干什麽,小舅舅难道不知道?”闾樊一步步的向对方逼近,看著自己的猎物在自己的视线中挣扎,然後毫无藏身之处,眼睁睁的被自己逼到了床角。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我是你舅舅了!你妈的弟弟!你~你别放肆!”

    “呵呵!”闾樊依然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妖娆样子,可眼睛里却泛著冰冷的寒光,邵阳知道,面前的这人此时的心情非常不好,说不定待会这里又是一场血腥的杀人现场!

    “你也知道你是我妈的弟弟?你也知道你是我舅舅?你也知道干这种事很放肆?可为什麽你就这麽贼心不改呢!”闾樊用两指使劲的捏住邵阳的下巴,使其面对面的看著自己!邵阳惊慌不已的瞪大眼睛,他看见这二侄子眼中的暴虐和血腥,与自己那变态的姐夫如出一辙!

    “我警告你不要打我弟弟的注意不是一次两次了!奈何你一次两次都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难道是我上次是没把你的屁股操到开花?还想让我再接再厉?”闾樊阴恻恻的笑了一声,邵阳只觉周围一阵阵阴风搜搜的飘过!

    怎麽可能!见识过自己这二侄子的**的人都知道,被操过一次後,坚决不想被操第二遍!那尺寸!那长度!家夥!和自己的菊穴根本不是一个码的!

    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邵阳这号人!揭了伤疤忘了疼,再险恶的地方也能操起老本行!

    邵阳一脸谄媚的讨饶:“好侄子,饶了舅舅这一次吧!下次说什麽舅舅也不会再这麽犯浑了!这次就放过舅舅了!舅舅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了!舅舅都这麽一把老骨头了!实在是经不起你这麽折腾!”邵阳说著说著,险些老泪纵横,从小爹不疼娘不爱的,家里就只有一个姐姐不打不骂自己,还教会了自己坑蒙拐骗!多不容易了!

    抬起眼皮看了眼自己的二侄子,只见对方脸上却同情之色,正暗自欣喜自己的演技一流,谁知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让自己彻底龟孙子了!

    “晚了!”说完扯掉自己的内裤加外裤,便把自己的超大号给掏了出来!

    邵阳看著那庞然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