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凌洛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先是用两根手指揉捏著自己的小花唇,等到花唇又骚又痒,被自己玩的有些红肿时,才放开它们。

    “爸爸,哈~是这样吗!”男人就坐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欣赏著自己,闾宁感觉浑身火热的不行,他现在好想要爸爸的怀抱!

    “真乖~就是这样,现在**痒吗?”

    “嗯~痒~里面痒~”

    “现在把手指插进去,给**止止痒。”

    “可是,我想要爸爸给**止痒啊~哈~”

    “骚儿子!如果爸爸在面外工作,**痒了该怎麽办,这种事情要学会自食其力知道吗?把手指插进去玩给爸爸看。”

    可恶!闾宁恼得眼泪都出来了,只能用手指拨开自己的小花唇,然後用另一根手指徐徐的插进**里。

    “哈~哈~爸爸~不能~不能碰到花心啊~”

    闾亦难心情大好的看著骚儿子把自己玩弄的**连连,命令道:“那就用爸爸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吧!”

    闾宁盯著眼前那根超大型的假**,心里狠狠地打个怵,**反而更加饥渴起来,他瘸著屁股用手扶住假**,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像舔弄冰激凌一样灵活的舔弄起那根假**,将其表面弄湿。

    “好吃吗?”闾亦难眯著眼睛深沈著嗓子问道。

    “好吃~像爸爸的大肉帮一样好吃,**也想吃,可是只有一根~”说完干脆将假**的含进嘴里,边吞吐边诱惑的看著一旁的男人。

    “真是骚呢!那就上面的小嘴吃完再给下面的小嘴吃!”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粗重,眼神也越来越危险。

    “呜呜~哈~”闾宁吐出嘴中的假**,看了男人一眼,用手指挑弄自己的**,又将其弄湿一点,才分开自己的花唇一点点坐到假**上。

    “唔~哈~好大~插不进去啦~爸爸~”假**又粗又长,比男人的大肉帮还要猛上一些,闾宁一点点的往下坐下去,将自己的小肉穴一点点的撑开,花唇向外翻卷开来。

    “宝贝的**连两根**都吞的进去,这才一根就这麽困难了吗?肯定是小**没有认真做,还是不喜欢爸爸的生日礼物?”

    “不是~不是哈~喜欢~喜欢爸爸~喜欢礼物~呜呜~”闾宁咬著薄唇,脸上涨得通红,额头上带著亮亮的汗丝,他努力的将**往**里吸,可是前面的**已经碰到花心了,却还有一些根部没有吞进去。

    这时候,闾亦难突然伸出手捏住了儿子的两片小花唇,惊得闾宁大声**一声,真个人瘫软一般的往下沈去,顺带著那还露在外面的一小截**也给吞了进去。

    “这不全都吃进去了?果然是骚儿子想让爸爸棒棒忙呢!”

    “呜呜~哈~太~太坏了~啊~全插进去了!”

    “呵呵!你动一动试试,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闾亦难在旁边分别玩弄著儿子的**和小骚唇,边欣赏著对方娇喘兮兮的模样。

    闻言,闾宁果然扶著马背抬起屁股,然後再小幅度的坐下去,动作幅度虽然不是太大,可因为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马背上,假**每次都能插到**的最深处!

    “好~好厉害~动~动了!啊~啊!恩啊~”闾宁仅仅是在马背上动了几下,那根插在**里突起的东西就跟又生命似的,突然降了下去,然後又猛地顶了起来,再落下去,然後再顶上来,就像打桩似的,每次都打进闾宁的**心里,来来回回才几下,闾宁便被刺激的受不了!

    “啊~啊~好棒~好会动啊~啊~插~插得好深~唔~”

    闾亦难看著**在马背上快乐的淫叫著,张嘴含著了儿子胸前小小的乳珠,抵在唇齿交时而用牙齿打磨,时而用舌头狠狠地戏弄。

    木马h2

    “哦哦~爸爸~爸爸好会吸~在快点~啊~插的好深~插到子宫里去了!啊~”

    “要不要再快一点?”

    “嗯~要哈~在快一点啊~插进来~”闾宁还没说完,插在穴里的棒子**的幅度便又大了,不知爸爸又打开了什麽机关,那根假**几乎每次都缩到底,然後再突然弹跳起来,深入闾宁的**内。

    “不行~不行啊~太快了~插死了~呜呜~要被捅死了~慢点~呜呜~慢点”

    “这样就受不了了?还有更厉害的呢!”闾亦难坏笑著打开了前面马头上的一个突起,然後问道:“乖儿子,现在跟爸爸说说小**里有什麽感受?”

    闾宁恐惧的睁大眼睛,像是被怔到了:“唔~长~长~东西了~呜呜~爸爸~里面是什麽东西~啊~”

    “不要怕,宝贝,这是专门为你设计的,当你**分泌大量**的时候,会刺激假**表层,从里面长出小小的突起,这样凸起摩擦著**内壁会不会很舒服呢?”

    闾宁还在马背上剧烈的震动著,听爸爸这麽一说,震惊的瞪大眼睛,原来还有这种功能?

    “舒~舒服极了~好棒~哦~哦~好棒~”在闾宁欢呼的同时,那批木马突然动了一下,然後就像活了一样,在卧室周围跑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闾宁被刺激的大叫起来,连忙伏在马背上,哪还有心思管那在自己**内疯狂操弄的假**,只觉得自己在马背上完全像疯狂了!

    而闾亦难仅是环抱著双肩,欣赏著**儿子在马背上的窘态。

    “爸爸~爸爸~救我~啊~啊~要插死我~”马儿剧烈的波动,再加上那根假**本身就在不停地上下收缩,闾宁的**承载著这两重波动,就像有有两根**在自己体内轮番操弄一样,刺激的闾宁只有连声**的份。

    “呵呵!刚才就跟你说过,这匹马是是特意为你这淫荡的身子量身打造的,只要你**收紧到一定程度,这匹马儿就会被你夹的受不来了,然後就疯狂的跑起来了!”

    “恩啊~哈~好厉害~停下~爸爸挺下~啊~要坏掉的~**要坏掉了~啊~”

    “不会的,宝贝,这种事情要靠自己哦!我刚才有跟你说过,是要你去驯服这批马,而不是让这批马把你驯服哦!只要你使劲的把小**夹紧,这匹马自然会被你驯服的停下来的。”

    “啊~呜呜~好快~停下!小马停下~呀~与~”闾宁急了,开始用手拍打马背,像爸爸所说的那样,使劲的收缩穴壁,夹紧那根假**。

    “啊~恩啊~啊~哈~恩啊~不要~啊~啊~”可是越是夹紧,那根突起将自己捅得更深了!最後一下竟然差点把自己的**插爆,然後木马慢慢的挺了下来,就在木马停下来的那一刻,有一股子东西突然喷涌出来,像精液一样射进自己的**内。

    “木马是不是跟宝贝一起**了,也射精了?这就是这批木马最关键也是最核心的地方,就是模拟射精,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