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来吧,笑一个!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站在这家名叫夜色的酒吧面前,梦非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暗下来,虽说她已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但平时极少来到这样的地方,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

    苏宸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梦非,稍稍停顿了一下,很快又走到了她的面前,拉住了她的手。

    梦非一时间没有料到苏宸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愣了愣,随即红了脸,不过好在是在夜色之下,掩盖了她稍显不自然的反应。

    跟在苏宸的身后,掌心被他紧紧地握住,梦非一直忐忑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下来一些。

    走进了酒吧,梦非发现里面还很安静,而且人也很少,只有零散的几个人。

    “还没到时间。”似乎是看出了梦非的疑问一般,苏宸解释道,“等过了十二点之后,这里就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了。”

    梦非有些诧异,苏宸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似的:“那个……你经常会过来吗?”

    他明明看起来不太像是会泡吧的人啊,她忍不住在心中偷偷地想着。

    “也不是会经常来。”苏宸面无表情地说着,一边将她带到吧台边,“偶尔会陪着我弟弟过来,其实我对这些并没啥兴趣,只是因为他有时候会叫上我,而且这里的老板是他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啊。”梦非点点头,坐在苏宸的身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

    苏宸望了一眼对周遭事物全都非常好奇的人,表情愈发的柔和了起来。

    本来刚刚在车上听到梦非提到酒吧的事情他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因为没有料到梦非这样的女孩竟然也会想要进出于这样的地方。

    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这么复杂的,只是单纯的好奇心作祟吧。

    看她一副战战兢兢的谨慎模样,苏宸完全可以肯定她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

    “苏宸!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今天真是贵客临门啊!”一个年纪不大,正在擦着杯子整理酒水的酒保转过身来,看见苏宸后,脸上挂着惊异的表情,但很快又挂上了迎人笑脸。

    “嗯,今天是陪着朋友来的。”苏宸点点头,回应的极其简单,与这个一脸兴奋的小酒保完全是一副鲜明的对比,“随便给我来一杯鸡尾酒,然后是一杯橙汁。”

    小酒保笑得意味深长,目光转移到苏宸身旁的梦非身上:“女朋友啊?”

    苏宸没有回答,梦非却窘迫得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才好了,只能涨红着一张小脸说道:“不,不是啦,公司……同事而已。”

    “哦……同事而已啊。”小酒保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接着说道,“嗯,果然只是一般的同事关系。不过啊……我倒是真的第一次看他带人过来呢。”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难得一见,苏宸竟然也开口挤兑起人来,“让你弄什么酒就快点弄,别废话太多。”

    小酒保撇撇嘴,转身过去,开始调酒。

    一杯橘黄色还插着一个柠檬片的橙汁被推到面前,梦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开始小口品尝了起来。

    “这里的环境不错。比那些乌烟瘴气的店要好许多。”

    听着苏宸的话,梦非乖乖地点了点头,想着如果依照他的作风,确实不会随便将她随随便便带到酒吧这种的地方来。

    所以这里应该是很值得他信任的地方吧。

    梦非与苏宸坐了好一会,时间渐渐晚了,而酒吧里也越发的热闹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回去了?”苏宸想了一下,接着说道,“一般在周末的时候都有例行的表演,今天看来是没有了,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来吧。”

    苏宸说这话,显然是想要将梦非带回家了。

    而梦非打开手里的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发现时间其实也不算太迟,点点头说:“好,再呆一会吧。”

    难得能来到这样的地方,她还是不想这么早就回家,父母那边她刚刚偷偷打过电话,一开始说是不太放心,可在知道了她是与苏宸同在一起之后也就再没有担心了。

    她忍不住笑了,竟然连父母都这么信任他了。

    刚刚的小酒保从休息室里钻了出来,显然是听到了苏宸与梦非对话的话尾:“苏宸这么早就要走了?对了,老板说有瓶刚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给你和苏远,顺道带回去吧。”

    苏宸听着点了点头,从位子上起身,对身边的梦非说道:“我去一下就回来。”

    接着又转脸对小酒保嘱咐了一句,“你帮我照看一下梦非。”

    那小酒保连连点头:“去吧,不就几分钟的事,咱这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你不用担心,而且她也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梦非也同意的点点头:“是啊,没什么关系,你去吧。”

    苏宸离开吧台,往休息室走去。

    梦非咬着吸管,手里抱着的杯子早就喝空了。

    小酒保看了一眼梦非,唇角微微扬了一下,将手里刚调制好的酒推到她的面前。

    “诶?!我没点这个啊……”梦非有些诧异的望着他。

    “没事,你第一次来嘛,我请你呀!”小酒保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梦非端起小酒保递给她的饮料,有些怀疑的看了看,手里的这杯液体呈现出的颜色是暗褐色的,比起可乐来要浅一些。

    她试探着凑近了过去,闻了闻,竟察觉了些许酒精的气味。

    “这个是酒吗?”她微微蹙眉,也知道自己对酒精过敏到了多无可奈何的程度,不敢轻易去触碰。

    小酒保见她没有要喝的意思,连忙解释:“这种饮料叫做长岛冰茶,顾名思义嘛,只是像茶水一样的饮料,大部分是可乐,只稍稍加了一点点低度的酒在里面而已。”

    “这样啊?”梦非还是有些怀疑地蹙了蹙眉头,用吸管浅尝了一口,似乎酒精味道真的不是太浓,便毫无顾忌了。

    苏宸去了有段时间,梦非虽然有所疑惑,不过小酒保也说了,让她不要太担心,苏宸可能只是刚好去暗室的时候碰见了他们老板自然会多聊了几句。

    兴许是时间晚了,兴许是酒吧里昏暗的气氛,梦非只觉得脑袋有些晕晕的,脸上也火热了起来。

    当苏宸手里提着进口红酒回到原来位置上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梦非整个人已经趴在了吧台上,双颊泛红迷迷糊糊的样子。

    “她怎么了?”苏宸皱了皱眉头,上前去看了梦非一眼,抬头问小酒保。

    小酒保笑着耸耸肩:“给了她一杯饮料而已。”

    饮料?!苏宸拿起吧台上那已经被喝空了的杯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眉头不自禁地蹙了起来。

    小酒保似乎是察觉出了一些苏宸不对劲的脸色,抱着些看好戏的心情,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儿竟然会让苏宸冰山表情有松动,呃,不对,是冰裂。他尚未来得及表露些什么,就听见苏宸开腔了。

    “什么饮料?明明是酒吧?”

    小酒保咧着嘴干干地笑了笑:“一杯长岛冰茶而已。”

    “你……”苏宸叹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长岛冰茶这种酒,不管从名字还有混合成的配料看来都不算是烈酒一类,但往往正是如此才最容易令人在不知不觉间就喝醉了。

    梦非显然中招。

    “你怎么给她喝这个?”苏宸责怪的目光射向小酒保。

    “还不是想帮你这个情商障碍早日成大事嘛……”小酒保嘀咕着,也不知苏宸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转过身去,不再多说些什么。

    “梦非,梦非你怎么样?”苏宸稍稍弯下腰来,伸手轻轻拍了一下梦非的脸颊。

    梦非抬起脑袋来看了苏宸一眼,微微一笑:“苏宸,你来啦。”

    他松了一口气,看梦非的样子确实是有些醉了,不过好在说话舌头还能伸的直,看来也没有太醉。

    “梦非,走吧,我们回去。”苏宸扶了一把她的胳膊,却感觉到她轻微挣扎了一下。

    “不回去……”梦非鼻音浓重地哼哼了一声,“头晕晕的,不舒服啊!带我,带我去兜风!”

    苏宸无奈地叹息一声,决定收回刚刚自己认为梦非没有喝醉的想法。

    他侧过脸去,望着脸上带着浅浅笑容,满脸粉红的梦非,不禁心中一动,倒是觉得这样的梦非竟然越发可爱动人了。

    “走吧,走吧……”梦非忽然起身拉着苏宸就往外走。

    苏宸犹豫了下,还是跟着她一起走了,想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两人一起上了车,苏宸缓缓地开着车:“去哪儿呢?”

    “嗯……不如就开去大桥,吹吹风嘛!”梦非轻笑着说。

    当苏宸与梦非一起站在桥头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肯定也喝多了,不然怎么会真的带着梦非站在大桥头吹风。

    “苏宸……”

    有些酒醉的梦非比平时大胆一些,话也更多了一些,至少是在苏宸的面前。

    她身子往后靠了靠,贴近苏宸。

    苏宸伸出手来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揽在怀中,大桥上的风还是很大的,虽然在这样的天气里算不上很冷,但还是略带着凉意。

    其实让她吹一吹风,稍微清醒一下再带她回家,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苏宸正想着,却听见梦非开口似乎正在说些什么。

    “我一直都……一直都将你当做一个梦一般。”梦非抿了抿双唇,接着说道,“现如今我们能这样亲近,是我过去从来都不曾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梦非转过身来,抬起脸来一双眼睛很清亮直望向苏宸的双眸,并不像是喝醉了一般。

    “我有时候在想,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说法,人越是得到的多了,便越是贪心。贪欲这个东西,好像真的是永无止尽的。原本跟你没有交集的时候,我想着只要能每天看到你就好,但是和你有了交集之后,就会想,每天都要感觉到你还在我的身边这样也就够了,可是现在……你几乎每天都在我的身边,我却……却又贪心的想要的更多,我甚至不希望你只是站在我身边而已。”

    她想要苏宸给自己的不仅仅是他的靠近而已,奢侈的想要他将心也交给自己,可能现在还给的不完整,但却不是无动于衷的。

    梦非想到他虽然在自己身边,却似乎总是离自己很遥远,心里就会觉得空空的。

    偶尔看到他瞬间的犹豫和恍惚,很想去探听到他是为什么而有这样令人不忍的表情,她却不敢,也没那样的立场。

    也不知是不是喝酒壮了胆的缘故,现在她竟然鼓起了这份勇气。

    她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双臂轻轻搂住苏宸的身体:“苏宸,你知道人为什么人在表达自己的感情时候要拥抱吗?我听过这样一个说法,说是人的心脏只在一侧而已,所以两个人拥抱了之后便可以温暖对方空虚的那一边胸膛。苏宸,告诉我,我能不能有这个资格温暖你?”

    苏宸并未出声,只是反搂住了梦非,更用力了一些,低下头来轻轻吻在她的额上。

    不停吹过的风真的令梦非的脑袋清醒了一些,只是察觉到她与苏宸现在的状况让她更加不知所措了,干脆埋着头装醉。

    苏宸也未察觉什么不妥,只察觉怀中的人脸色竟然比之前更红。

    “梦非,你没事吧?”苏宸微微蹙眉,低声问道。

    轻轻摇头,梦非生怕自己的窘迫被他看出来连忙说道:“嗯……那个,时间不早了,送我回家吧。”

    宿醉留下的后遗症还是很可怕的,尽管昨晚梦非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但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酒精的力量,头疼的不行。

    晕晕乎乎地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她总算清醒了一些。

    早上苏宸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来接人。

    梦非看到苏宸的时候心跳的频率莫名乱了起来,想到昨晚不经意间与他的那番亲密举动,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倒是苏宸,似乎并没有在意昨晚的事情。

    “怎么了?”看出梦非有些许不对劲,苏宸微微低头望着她。

    “哦,没,没有。”梦非总是这么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显得自己矫情了。

    梦非尽量放松自己,苏宸没有提到昨晚的事,不论是她喝醉了还是两个人之间的密切,还有她的那番话。

    “看来啊,红指甲姐姐的话果然是不能信的,她太不靠谱了。”梦非微微皱眉,稍稍歪了一下脑袋,做了一个有些泄气的表情。

    “看来我得从其他人再下手了。”梦非一副认真的表情,看在苏宸的眼里却增添了几分可爱的模样。

    不仅仅是因为她不自禁地作出的这么一副娇憨的模样,更因为梦非是在为了他的事情而这样的努力认真。

    心弦撩动往往正是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刻,梦非只是下意识的想去分担一些心上人的忧愁,希望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能有用些。却也不知道,原来这样努力的自己已经全部被苏宸看在了眼里。

    梦非来到公司后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探听工作,既然在红指甲姐姐那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如就去与她完全不同性格,不同性别的大头哥那里去问一问好了!

    梦非将身子往后靠了靠,凑近大头哥,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故意放嗲了声音:“喂,大头哥哥,你对这次的周年庆有什么想法啊?”

    大头哥听到梦非的声音,做恶寒状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困惑道:“我说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好像对这件事特上心啊?”

    梦非愣了愣,嘿嘿笑了一声:“真的吗?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啊?”

    大头哥撇撇嘴,不予以回应,但是不屑的表情却告诉了梦非答案。

    “好了嘛,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吧!”

    “其实吧,我觉得是这样儿的……”大头哥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

    许久,梦非耐着性子终于听到了他说总结性的那几句话了。

    “所以说,我觉得吧,按照以往春晚的经验来说。最能深入人心的还要属语言类的节目,什么相声小品的,最有意思了。”

    “哦?!这样啊。”梦非点点头,听这提议果然是大头哥的风格,一贯的以贫为主。

    “呐,我这儿还有两张相声场的票。”大头哥笑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可金贵了,现在已经一票难求了。可惜,你嫂子她不好这口,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我送你一张。”

    梦非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好啊好啊,送给我?大头哥,你可真是好人……不过……能不能把两张都送给我啊?”

    腆着脸,梦非合掌做出拜托的样子。

    “喂,我女朋友不喜欢不代表我不喜欢,她不去我还想去呢,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倒是你,一张票不就够了,干嘛非得两张?”大头哥又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来,微微笑着说道。

    “我还能什么事都让你知道了?”梦非挤挤眼睛,抢过一张票来继续说道,“好吧,好吧,既然你那张票不给我,那就算了,不过啊……大头哥,你要是不怕你家那位吃醋什么的,啧啧……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我看看,这两张票的座位应该是一起的吧。”

    大头哥听她这么一说倒也思量起来,无奈地笑了笑,将手里的另一张票在梦非面前晃了晃,接着塞到她手里:“拿你这丫头没办法。可别忘了下次得请我吃饭!”

    梦非吐吐舌头,说:“一定忘不了大头哥你的好!”

    “哦,对了,也别忘了下次可将和你一起看相声的人,也带来给我们看看哦。”

    梦非干干地笑了笑,才不理会他那么多,反正该到手的也已经到手了。

    到了下班时间,梦非自然的邀约了苏宸。

    “我这里有两张相声专场的票哦,要不要去听一听?”梦非想了想,接着说道,“就算不是为了周年庆也可以去放松放松嘛。”

    苏宸听了,点点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梦非似乎是早已经习惯了。她有时候想,苏宸总是这么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很阴沉不喜欢与人交流,实际上在不经意间也会做一些让人觉得很贴心的事情。

    例如会将盘子里的牛排切成小块给她,例如去自己家拜访和老爸老妈打的火热,例如陪着自己去酒吧……

    这些都是梦非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苏宸根据票上的信息开车寻找戏院地址,还没到准确地点,两个人发现,这场表演并不是在正统的剧场里,而是在一个小弄堂的小茶馆里。

    “还挺有意思的。”梦非微笑着对身边人说着。

    苏宸将车停到不远处的停车位,好在他们去的早,刚停好车没一会,就已经有许多人的车找不到停靠的位子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不宽的小巷子里,梦非侧过脸去看了一眼苏宸。

    “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吧?”偷偷问了一句,虽然梦非觉得如今像电视上那种不谙世事的大少爷应该没有了吧,但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苏宸摇摇头:“没来过……”

    梦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本以为随便问问而已,谁知道竟然还是真的。

    “因为朋友很少。”苏宸眉头微微拧了一下,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所以也不常出门。”

    梦非终于明白了,原来并非因为苏宸是个大少爷,所以对许多本应该在别人眼里很普通的事情都变得复杂了,而是因为苏宸本身就不太喜欢与人交往,所以才使得他与人交往极少,因此有许多情理之中的事情他反而不太懂得去如何处理。

    “好了,到了,应该是这里吧。”梦非指着眼前开阔起来的马路,惊讶地望着眼前那一栋古色古香的小三层楼。

    “这年头,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梦非拉着苏宸,眼里满是惊讶与兴奋,面前的小楼不高,看上去古老,却又不显得陈旧,还真与过去的茶楼有七八分相似。

    苏宸看梦非高兴,自己在心里也暗暗地记下了,她似乎很喜欢这里,以后可以常来。

    梦非的笑脸很好看,总能感染着他。苏宸知道自己性子寡淡,但他不得不承认,极少有人能像梦非这样,影响到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随着她的喜怒哀乐而开心难过。

    两个人拿着票寻到茶馆的戏台边,没想到大头哥的那两张票还是很靠前的位子。

    梦非偷偷地想,下次还真得考虑请客吃饭了。

    台上的演员们一个个神气活现,每个人都是猴精猴精的样子,说起话来绝对不饶人,或者群口或者双人,甚至是一个普通的单口相声都将台下的观众逗得哈哈大笑。

    梦非正笑得前仰后合,不经意一转头,发觉全场的人笑点或高或低,多是唇角上扬的表情,唯独身边这个人安安静静。

    “那个……怎么?觉得没意思吗?”梦非收敛了些笑容,放低声音问道。

    “挺有意思的。”苏宸摇摇头,对梦非示意。

    梦非一时不知该做出怎样的表情来回应——总经理大人,拜托你要是觉得好笑就应该笑出声来嘛,用这么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好笑……这件事本身就好像是个笑话。

    伸手拉了拉苏宸,梦非继续压低了声音以保证不影响到其他人:“这样吧,要不然,我来给你说个笑话好了。”

    苏宸见梦非如此饶有兴趣的模样自然是细心去听了。

    梦非一脸神秘模样地问苏宸:“你知道在中国,最凶残的那个人,名字叫什么吗?”

    这种不正经的问题通常都拥有一个用常理判断不出来的答案,一般来说用我们定性的思维是无法真的去猜得出来的。

    苏宸即使有时候在行为上相当出乎梦非的意料,但总的来说还算的上是个正常人,所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同样无厘头。

    摇摇头,苏宸等着梦非给他答案。

    “哈哈,竟然也有苏宸总经理大人你不知道的事情啊!”梦非一脸的得意,“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公布答案吧。在中国最凶残的人啊,他的名字叫活活!知道为什么吗?”

    苏宸还是摇摇头,表情的认真,第一次令梦非生出“原来这个人也有这么可爱”的感觉。

    “因为啊……我们经常能看到或听到:活活把人打死了,活活把人逼死了,活活把人气死了,活活把人急死了……”梦非咧咧嘴,继续问道,“那么,在中国,还有一个最可怜的人,你知道那是谁吗?”

    苏宸还当真想了想,抿了抿唇还是摇头。

    梦非这个时候笑的比先前更大声了:“告诉你吧,还是活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平时除了能听到活活把人打死了,活活把人逼死了什么的,也经常能听到活活被打死了,活活被急死了,活活被逼死了,活活被气死了……”

    梦非呵呵地笑着说:“这是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苏宸微微挑眉,没有给予正常人在听到笑话时应有的表情,还是老模样。

    梦非稍一愣,虽然想到过苏宸肯定不会被她逗的哈哈大笑,但这样一点点反应都没有也让她觉得有点委屈,总是想他更高兴一点,笑的更多一些。尽管感觉得到苏宸对自己敞开了些许心扉,但她总觉得那不过是自己冒冒失失强硬的闯进去的,离真正的了解他,让他过的比从前更快乐,还很远很远。

    将梦非的失落看在眼里,苏宸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梦非的苦心,他知道梦非是为他着想而说这么多的话,做这么多的事,只是他实在不懂得该如何回应,从小到大也没有谁教过他该如何回应这样的感情。

    也许这样说有些矫情,但苏宸觉得自己在对待感情方面就好像是一个白痴,比起直言不讳对自己说“我爱你”的梦非,他实在是差了很多很多。

    想到当初自己在接到梦非的那通电话之后异样的心情,再到后来自己也偷偷地观察着这个看似不起眼,但实际上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优点的女孩儿,然后便是现如今,两个人已经可以一起上下班,一起出去玩。

    苏宸年纪不小了,但有时候却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愣头青,有些不通人情世故。有时候他甚至在想,这样或许就是恋爱了吧。

    然而梦非似乎不是这么想的,兴许在对恋爱这件事情的定义上,男生总是和女生多少有着些差异,更何况是苏宸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家伙。

    “想什么呢?”梦非眨了眨眼睛,看苏宸有些走神,奇怪地问道。

    “没有。”苏宸微笑起来,这次唇角上扬的弧度很大,甚至是连梦非都看呆了,从未曾在他脸上看到过的笑容,是为了她吗?

    “笑,笑什么呢?”梦非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了一阵,说起话来都有些不利索了。

    “因为你的笑话很好笑啊。”苏宸轻笑着说道。

    梦非倒是没有料到他的这么一个反应,惊讶之余也难免笑出声来,没有想到,苏宸竟然也会说着这样的话,先是微微一怔,接着也随着苏宸的笑容笑出声来:“哈哈,你说的这个笑话……可是比我的要好笑多了呢。”

    明显就是在说谎吧,哪有停顿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说好笑的。

    但恰恰正是这个“谎言”令梦非又惊又喜。

    从当初在无意间撞见苏宸照顾小幼猫的样子,之后在不知不觉间总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即使与自己毫无交集的时候,她也会情不自禁地想着,他现在在做什么,会在哪里。然后好像梦一般的不真实,他们两个就这么在一起了。

    虽然对梦非来说,两个人现在的关系离真正的亲密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不过能够坐在这个人的左手边,与他如此谈笑风生,或许应该很满足了才是。

    两个人都不知道,就在刚刚,他们将自己与对方从相识,甚至是还未相识时候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说得再酸一点,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吧,每一天甚至是每一个小时每一分每一秒,你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惊心动魄,或许令人喜悦,或许让你伤心,但却也正是如此,才不得不叫人耐不住好奇的去探究,不是吗?

    梦非转过脸去,继续看着台上的表演,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地转过脸去看一眼苏宸。

    乍然间四目相对,梦非没有料到苏宸竟然也正看着她,她就这么愣愣地望了他一会儿,苏宸也不收回自己的目光。

    忽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哑声,声音不大,但却也足以让梦非与苏宸听见:“哎?!现在的年轻人可怪了,搞对象都不去电影院,改来看相声了,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咳……”刻意地清了清嗓子,梦非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自己的视线,重新望向台上。

    苏宸也同样没有再对梦非说些什么。

    过了不一会儿,台上那些哄闹着的相声演员全都退下去休息,上来了一个说大鼓书的漂亮女孩子。

    梦非渐渐听的投入,放在椅子扶手上的胳膊不自禁地动了一下,小指在不经意间触及到了手边的另一个温热物体。

    下意识地明白那应该是苏宸的手,其实也只有一点点的触碰而已,却令梦非整个人都感觉像是过电了一般,如果这时候的梦非是一只猫,那么你完全可以见到她全身炸毛的样子。

    有些不自然地脸红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些细小的动作反而比亲吻拥抱更容易让人脸红心跳。

    她企图将自己的手缩回,还没有达到目的,便被另一只伸过来的温暖的大手将她整个手攥在掌心中。

    略吃了一惊,打死梦非她也不敢去幻想苏宸会有这么主动的动作,只是……

    她扭过头去看了苏宸一眼,却发现他还是一副认真模样望着台上,不清楚他是故意做出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是本来便是这么想的。

    感觉到苏宸稍稍握紧了一下手,梦非虽有心叫自己不要露出好像很得意的表情,但还是不自禁地弯了嘴角露了笑意。

    多有意思啊,梦非在心里默默感叹,他们跟大多数的情侣的开始与熟悉的过程都不同,甚至是连牵手的地方也不一样。

    别人或许是在昏暗的电影院,幽僻的小公园甚至是不起眼的人工湖旁,但他们却是在这样一个热闹非凡的茶馆里。

    可是无论什么样的开始与发展都好,因为梦非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越发的沦陷在苏宸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情里。

    再这样下去,她恐怕只会越来越喜欢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