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面瘫,也吃醋?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的。

    郭冉东真的是个很好的朋友。跟他在一起,梦非觉得自己心情豁然开朗,这一天似乎将不开心的事情都统统丢到了一边。

    一起吃完晚饭,郭冉东坚持要将梦非送回家。

    “好饱,今天吃了好多,玩了好多,可是浑身上下也好疼,被你折腾死了。”梦非揉着腰跟肩膀,在心中细数着今天郭冉东带着自己去过的地方。

    “得了,你后来摔摔,不也滑得挺好了么。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去吧!”郭冉东看得出来这小丫头的心情还不错,趁热打铁地约定下一次。

    梦非微笑着点点头,侧过脸去,目光落在郭冉东的身上。郭冉东也正望着她,落幕的夜色下,他目光有些幽幽的,看着与平日里那种嬉皮笑脸的感觉着实不同。

    “对了,梦非。”郭冉东停下步子来,左手插进裤子口袋里,“有个东西想送你。”

    “诶?!”梦非偏了偏脑袋,有些好奇的凑过去,“什么东西?”

    “本来想让你闭上眼,给你来个惊喜的。”郭冉东摇摇头说,“我果然还是浪漫不起来啊。”

    郭冉东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黑绳,渐渐往外牵引,一个蝴蝶形状的水晶坠子落了出来。

    “喜欢吗?”郭冉东将东西举高,举到梦非的面前,周边昏黄的灯光照耀在光洁的水晶上,反射出愈加耀眼的光芒。

    “真好看。”梦非唇角微扬,笑得好看,双颊微微泛红问他,“特别买给我的啊?”

    “是,早就买了,搁口袋里,找机会送你呢。”毫不掩饰,郭冉东直言不讳地说道。

    越来越靠近梦非,郭冉东说自己不是会制造浪漫的人,却是个极会见缝插针,明白什么样的气氛该做什么事情的人。

    “我给你戴上吧。”双手环过梦非的脖颈,郭冉东将坠子挂在梦非的脖子上,姿势很像是在拥抱。

    然而,郭冉东仅仅甘于拥抱而已吗?唇角挂上一抹浅浅的笑容,他的神色是如此认真,一点点往后收回身体,郭冉东修长的指尖触了触梦非白皙脖颈上那颗淡粉色的蝴蝶坠子。

    梦非面对这样的气氛,面对郭冉东如此的动作,稍稍显得有些无措,她微微垂下脑袋,将脸埋下,呼吸也快了一些。

    这样暧昧不明的气氛,倒是很少在她与郭冉东两人之间出现呢。

    郭冉东的指尖缓缓移动到梦非的脸颊上,唇上。

    是不是应该拒绝?梦非慌乱了,刚想做些什么缓解尴尬。

    砰!

    很大的一声响动,破坏了那样的气氛。

    待梦非反应过来,这才听出,那是一声重重的似是带着些许怒气用力关车门的声音。昏黄的灯光下,一抹身影被拉得长长的,正向着身体贴近的两人移动过来。

    被那声音惊醒的梦非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些,推开郭冉东,心里乱麻麻又七上八下,一点底都没有。

    苏宸阴沉着脸,很少这样生气,恨不得上前去拉开这亲昵的两人,将郭冉东狠狠揍一顿。

    深吸一口气,握握拳头,苏宸这才算是平复了一些心情,他自己也诧异有这样冲动的想法?刚刚真的是气昏头了吧。

    他还清楚的记得,梦非那时候只是说让两人好好想一想,并不是分手。所以两个人即使在冷战也还是交往关系啊,既然是交往关系,应该就不可以与别的男人在一起表现出这样的暧昧来吧!她怎么可以!

    梦非跟郭冉东刚刚那些亲密动作统统都被苏宸看在了眼里,他觉得心里很憋,想也没想,先冲了过去,梦非嗖地一下主动地与郭冉东拉开了距离。

    “梦非!”苏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梦非虽然早猜出了那个身影是谁,但真听到苏宸的声音,还是小小地惊了一下。

    “苏……苏总经理。”梦非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就是不敢抬头看苏宸。

    郭冉东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望着苏宸,没想到这个平日面瘫的苏少爷,竟然也会紧张生气,忍不住轻轻笑了,他自然地转身与梦非同站在一边。

    “总经理?!真是巧啊!在这里遇到您了。”郭冉东笑脸相迎,却没得到同样的笑脸。其实他也没想过会得到苏宸的友好对待,毕竟,现在两个人算是敌对关系吧!

    “你们两个!”苏宸看看郭冉东,再看看梦非,即使怒火高涨,言语依旧简单明了,“解释,梦非!”

    解释?他问她要解释,梦非的心扑通扑通的在胸腔里乱撞着,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她不知道自己该解释一些什么,关于郭冉东吗?如果是……她确实不知道应该怎样跟他说明。

    “总经理,您不要这样凶神恶煞的,要吓着梦非的。”郭冉东笑笑,走到梦非面前做了挡箭牌,乐意做这一瞬间的护花使者,“梦非不喜欢的。”

    “不喜欢?”苏宸蹙眉,稍偏脑袋,做出的是一副想不通的表情,接着反驳郭冉东的话,“不,她喜欢。”

    郭冉东愣了愣,先是在苏宸脸上又发觉了一种表情而觉得有趣,再者就是听到他没头没脑的话觉得奇怪,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思维!

    “总经理,您来干什么?找我?有事?”半响,梦非终于找回了一些思考能力。

    梦非开口说话了,苏宸就再没心思去理郭冉东。被梦非这么一提醒,苏宸这才想起手里拿着的东西,没说二话,双手捧到梦非的面前:“送给你。”

    梦非眨眨眼睛,没有动,看着苏宸,再看看苏宸手里拿着的那个精致的长方形小盒子——粉色的外壳带着些许淡雅的碎花,很好看,她却伸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情况实在尴尬。

    苏宸在将礼物递到梦非面前的那一瞬间也瞥见了她脖颈上的那颗坠子,与他手里的那条项链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确实也好看,却显然只是廉价的水晶而已,他手里拿着的价值应该可以买到几百条甚至更多这样的坠子吧。

    “拿掉那个!”苏宸几乎是带着些命令的口吻说道。梦非没有动作,他就自己将那条钻石项链从盒子里拿了出来,丢掉外壳,递到梦非的面前。

    “啊!”梦非在看到那条闪着夺目光芒的项链之后,亦是惊了一下,很美很闪,苏宸当然不会送玻璃的给她,这么大几颗钻石,这得要多少钱啊!

    她微蹙着眉头,推拒道:“不用了,不用了,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喜欢?”苏宸想不出她不接受这条项链的理由,在他看来,梦非应该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条链子是男朋友送的,价值也比她脖子上的那条贵重许多,她竟然不想要。

    “不,我只是……”梦非咬了咬下唇,一时竟没了解释的**。

    这个看似老道的苏宸,其实也并不是个强而有力的对手啊!郭冉东更是开心,觉得这样的苏宸对自己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个对手,他太不了解梦非了,或者该说是根本都不曾想过要去了解梦非。

    这个人往好听里说,就是太不懂得去揣测人心,往不好听里说就是太以自我为中心,根本不屑于去了解旁人的感受。

    “苏总经理,梦非既然不收,应该就是不喜欢吧。”郭冉东礼貌的上前,为梦非解释。

    “我在跟她说话!”苏宸撇过脸去,不愿意去理会郭冉东,他就是不喜欢这个男人。

    “我的这条,难道不比那个更好吗?”苏宸依旧是举着手,坚持着,“我的明明更好,更有价值!”

    梦非听到苏宸的话,不禁胸口一窒,一口气憋闷觉得烦躁,诧异的望着苏宸,她问他:“你觉得怎样是有价值的呢?苏宸,在你心中到底什么是价值?因为值钱,所以就是有价值,对吗?”

    苏宸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似乎是在思索着梦非的问题,却许久听不见他的答案。

    梦非轻笑,带着些不屑,到底什么是价值呢?在她看来,再贵重的东西一旦没有感情的寄托,那都是没有价值的,郭冉东送给自己的水晶项链固然不能与苏宸那价值不菲的礼物相比,但却让她觉得很温馨的,因为那包涵着郭冉东的一片心意啊。

    苏宸的意思想用金钱来挽回吗?因为看见自己与郭冉东在一起,所以着急了,就这样说了。

    梦非不想再想下去了,她讨厌这样的感觉,苏宸没有再说话,她伸手拉拉郭冉东的衣袖:“我们走吧。”

    梦非转身的那一刻,苏宸真的急了,他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条项链,金属质地的链子被他攥的温热,棱角一点点刺痛手心,他提高了声音朝着那就快要离自己远去的两个背影喊道:“梦非,你是爱我的!”

    明明梦非是喜欢他的,此刻却为什么跟着别人离开?

    “喜欢我,为什么跟别人走?”苏宸再次重复。

    梦非听见苏宸的话,当下停住了脚步,喜欢他,为什么跟着别人走呢?梦非抿了抿唇,目光流转,含着些许雾气。

    他就是这样,认准了她喜欢他,所以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

    郭冉东稍稍狭起双眸,忽然间似是想起了什么,在梦非还未作出反应之前,转过身来,笑盈盈却佯装出惊讶的表情对苏宸说道:“总经理,原来是这样?”

    苏宸被郭冉东突然的搭话插的一愣,更讨厌郭冉东这个人,讨厌他的自以为是,讨厌他的多话。这是他与梦非之间的对话,管他什么事!

    原来是怎样?他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原来上次那个电话,打给的是总经理啊!”郭冉东狡黠一笑,接着说道,“就是那个游戏,真心话大冒险,诶呀,那天我也在啊,原来电话是打给了总经理,所以才让他误会了吧。梦非,怎么样?要不要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说清楚呢?”

    真心话,大冒险?苏宸手上突然一松力,垂下胳膊,远远的望着梦非依旧不动的背影,愣愣的。

    那个多嘴的郭冉东,说什么?

    游戏,还有误会……

    那都是什么?苏宸眉头蹙的更紧,自己是不是变得更笨,竟然连理解能力也变差了。听到他这样的话,胸口很闷,越发地令人感觉不快,他不想听那个家伙的话,他只想听梦非的,想听梦非给他解释一切,最好说得清清楚楚。游戏和误会,梦非听着郭冉东的话,也是禁不住一愣,身体微微颤动一下,转过身去,望着苏宸。

    苏宸离她一段距离,不近,却能清楚地看见正在对面的他的表情,看得明明白白,那样一张帅气的面庞,本应该是冷漠毫无表情的,此刻却像是个孩子一般,这一脸的神色全都透露了心事,太多的心事缠绕着他。

    苏宸薄唇紧抿,望着梦非,那眼神说不出的复杂,有焦急,有愤怒,此刻却是困惑居多。

    两人对望着,这般僵持了一会,谁也没有再说话,站在一旁十足看好戏样子的郭冉东也没作声。梦非一时间有些混乱,对于郭冉东忽然出口的话表露出惊讶,尴尬,还有许多情绪,但最终却都发现自己是无法反驳的,因为那就是事实,至少是一部分的“事实”。

    “梦非……”苏宸叫着她的名字,拖长了尾音,声音略微显得有些颤抖却又佯装出镇静,显得不伦不类。

    “游戏?误会?”苏宸问她,“真心话,大冒险……所以,梦非是选择了真心话吗?”

    梦非双唇微微颤动了一下,想开口,却又被郭冉东抢在前面。

    “总经理,如果梦非当初选择了真心话,所以才给你打的这个电话,现在我还会说是误会吗?”郭冉东微扬唇角,心里也明白自己将这事再刨出来说有点不厚道了,但自己的话确实也是事实吧。

    “梦非!”苏宸不想理睬郭冉东,他尽量将这个家伙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忽略,他只想听梦非的解释,“我要听你说。”

    “所以……”沉默半响的梦非终于开口。

    苏宸双眸紧紧的盯着她望,只等她的下文。

    “所以,不选真心话,就是选大冒险啊,大冒险选了,他们指定了一个电话簿里的人,让我对那个人说……‘我爱你’啊。”梦非不急不慢地说出口,都是那天的事实,一句谎言也没有。

    这样的解释,应该就可以了吧。梦非神色渐渐暗淡,亦不比苏宸心情好多少,脸上却还是僵硬的挂着笑的,她觉得那笑收不回来了,凝固在了脸上。

    苏宸蓦地瞪大双眼盯着她,他有些不信,他就好像真的是一个笨蛋,听到了她口中的“真相”,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才好。

    “所以,你是个骗子?”苏宸纠结了半天只在脑中搜索出了这样的一个词汇,得以说出口来。

    骗子……

    梦非心一沉,是啊,依照刚刚自己的话,这两个字确实也能做解释,但听着苏宸嘴里吐出这两个字,还是会觉得心脏抽抽的痛,真是自作自受!

    “骗子?说不上吧,总经理,一个玩笑罢了,算了吧。”她撇过脸去对郭冉东说道,“我们走吧,你送我回家吧。”

    说的好轻巧!苏宸愣愣的,看到这样的梦非,只觉得她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更加确认了刚刚的说法。

    梦非根本不爱他,一切都是谎言,一个游戏而已!

    曾经经历过的那种心疼的感觉又再次袭上心头,苏宸深吸一口气,连自己都惊异于这样的坚持,却还是说出了口:“你是特别的,梦非,从来都没有变过,也不是骗人的!我说过,你是特别的!”即使梦非对他都是假的。

    梦非是特别的,他从来不曾否认过,或许他还未能爱上这个女孩,但她对他来说也绝对是拥有着不一般的意义的。

    只是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梦非只觉得自己脚步是如此的沉重,听着苏宸一次一次语出惊人,她几乎也要动摇了。

    郭冉东控制不住的去用手捉住梦非的手臂,像是害怕她会反悔一般,梦非忽然清醒了似的,感到胳膊上一阵疼痛,微微蹙眉。

    “反悔了?”郭冉东轻笑着,低声在她耳畔说道,“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哦。”

    没有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甚至没有苏宸的脚步声,梦非几乎可以确定,那个人还站在那里没有动,可是她却明白,即使如此,也再没有什么意义了。

    梦非摇头,脸上带着淡淡惆怅地笑,转头对郭冉东说道:“我如果真的会反悔的话,刚刚又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来呢?”

    他们始终是不同的,不需要更多的理由,没有必要再坚持什么了,梦非从一开始就不是积极对待这段恋情,她有时候甚至在想,一直都那么暗恋着,说不定更美好。

    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这个道理,她早就懂了,还记得妈妈对她说过,爱情的面前并没有这些分别,可是有些东西,全然不是说说就可以不管不顾的吧?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东西是无法逃避的,两人的差别太大了,一开始她就不该有什么非分之想,更不应该跟苏宸以这样奇怪的方式交往下去的。

    她也会觉得讨厌,觉得累啊,与郭冉东在一起,她就不会有这样的压力,她会觉得很放松,一直以来,自己跟苏宸的交往都从未如此的轻松过,她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而这些东西,是应该出现在正常恋爱中的吗?为什么两个应该最亲密的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小心翼翼的,因为他们还不是最亲密的人。

    这是唯一的解释。

    苏宸跟自己交往的很勉强吧,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选择自己呢?可梦非还是很清楚,她并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纵使他说了,她是特别的。

    苏宸紧紧攥拳,指尖嵌入掌心之中,那种疼痛感愈发深刻,心中有股蠢蠢欲动的情感,不甘心,是,那是不甘心。

    第一次,在这样的夜晚苏宸感受到了无数个第一次,第一次感觉如此不甘心,梦非,仅仅是欺骗他而已吗?

    欺骗难道不是为了索取什么?那梦非在他身上究竟得到了什么呢?苏宸想不出,因为她根本连项链都没要啊!

    梦非!

    苏宸用力咬了咬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甘心认输,将梦非拱手让人。

    内在很闷骚00:25:37

    都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梦非百无聊赖地逛在网上,土豆上面播放着前不久刚出的喜剧片,不过她却丝毫看不出其中的欢乐成分,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被“内在很闷骚”主动搭讪了!

    平时可都是她拉着这个家伙喋喋不休呢,梦非对他有莫名的好感与亲近。这个人虽然说话很一板一眼,可话语间从未流露过一丝不耐烦,也从来不曾有网路上的人习惯性打发别人所用的“呵呵”“哈哈”“嗯”之类的词语。

    对于梦非每次的抱怨或者是困惑,他也都认真地一一帮她分析解答。

    晃晃的梦00:26:28

    嗯,有些睡不着。

    内在很闷骚00:27:27

    是吗?早点休息啊,不管有什么烦心事,只要记住,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晃晃的梦00:29:28

    好的,能这样是最好了,只是……哎,说起来,你不也还没睡嘛。怎么了?你也和我一样在纠结吗?

    内在很闷骚00:31:00

    纠结什么?怎么了吗?是为了……感情上的事情吗?

    梦非犹豫了一下,指尖划过面前的键盘,犹豫了一下,还是承认了,反正大家虽然在一个公司,也聊了这么久,但到今天为止,似乎是都有着相同的默契一般,谁也没有将自己的身份说破。

    梦非对他也仅限于知道他在人事部工作而已,甚至于这个“他”,兴许是“她”也说不定,个人资料上的事情,可不一定能信。

    晃晃的梦00:32:28

    嗯,算是吧……

    内在很闷骚00:33:00

    其实……我也是。

    晃晃的梦00:35:27

    啊……

    什么?

    看完了他的这一句“我也是”,梦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愣愣地这么问了一句。

    内在很闷骚00:36:02

    我的意思是……

    我最近也在因为感情方面的事情而烦恼。

    晃晃的梦00:37:27

    啊?!是这样吗?

    梦非看着他的话,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遇知己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对这位“内在很闷骚”同学的好感度又增加了许多,虽然也不知道这个人的话是真是假。

    晃晃的梦00:38:23

    你一定很喜欢她吧?

    忽然觉得自己甚至有点羡慕起能被他喜欢着的女孩儿了,不,应该不仅仅是自己而已,每个人应该都会如此吧,希望能被别人心疼着,爱着,如果那个人恰恰好正是自己也喜欢的人,那么便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吧。

    内在很闷骚显然是在电脑的那头停顿住了。

    梦非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便去做点其他的事情等着他回复。

    内在很闷骚00:45:02

    嗯,是的,她是我很喜欢的人。从来……也没有对谁有过这样的感觉,只是……

    晃晃的梦00:46:23

    只是什么?

    呵呵,既然你那么喜欢她的话。

    那就应该努力的去追啊,不管你的“只是”后面跟着的是任何一种足以令人却步的理由,那都不能动摇你对她的喜欢。

    内在很闷骚00:47:21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我的确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虽然我和她之间似乎真的还有一些误会。

    晃晃的梦00:48:22

    人和人之间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隔阂,大家都一样。

    内在很闷骚00:49:12

    嗯……我们都要加油。不要轻易放弃……

    晃晃的梦00:49:51

    是啊。

    梦非缓缓地在屏幕上敲出这两个字,心中默默地想着,不要轻易就这么放弃……她又何尝想呢,大家都一样,努力吧,一切……随缘便好。

    “嘿!闷蛋!冰山!面瘫男!”苏远凑过去,望着苏宸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苏宸沉默着看他一眼没搭话,被苏远没正型的两句调笑唤回了有些飘散的神志,继续将目光投回电脑上,手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错了,喂,说你呢!”苏远扬扬下巴,指了指电脑屏幕。

    苏宸手上动作一顿,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苏远所指何事。

    “公司将拿出这个项目全部利润的0.30%……这里,这里。”苏远伸出手指,敲了敲电脑屏幕上的一行宋体细字说道,“看到没?打成30%啦,你有没有搞错啊?真想这样下去,败光老头子的产业啊?总经理大人!”

    “苏远!”苏宸沉了沉声,发觉那家伙玩笑的话开的越来越过分,忍不住低喝了他一声。

    “好啦,不拿你开玩笑了。”苏远用手指擦了擦鼻子,双手插进口袋里,身体些微后仰,偏偏脑袋问他,“苏宸,你这几天好像有点不对劲诶?”

    苏宸将光标移动到30%的地方修改数据,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嗯。”

    “怎么了啊?这都不像你了。你不是以冷漠著称,在公司里这样建立起威信的嘛!你这是怎么了?好奇怪。”苏远往后一靠,躺倒在苏宸的床上,微微眯起一双狡黠的眸子,上下打量着苏宸。

    苏宸依旧没有说话,对于苏远这个与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弟弟,他并不认为与他有什么共同语言。

    但总归是兄弟,即使性格不合,即使同父异母,毕竟身体里还流淌着一半相似的血液,有些东西无法说不要就不要的。

    “哎!你不会是……”苏远从仰面躺着的状态一跃而起,盘腿坐着,双手撑在身侧,懒洋洋的样子,“我说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苏宸听到苏远的这句话,干脆停下了手里所有工作,将椅子一转,面对着他,望了他好一会,哼了一声。

    这哼一声,算是怎么回事?是,还是不是?苏远睁大了眼睛,没搞明白,再追问了一句:“真的啊?”

    “嗯!”简洁明了的一个回答。

    苏宸起身,准备给自己泡杯咖啡,望了一眼文档,想想自己这么心不在焉的工作,一定会错误百出,今晚不睡觉也得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校对上几遍。

    “啊?!”苏远的状态明显还在苏宸那句简洁明了的“嗯”里。

    他刚刚“嗯”了?“嗯”的意思是不是代表说他失恋了?苏远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那声音听不出来是惊讶还是惊喜,提高了些声音,却成功阻止了苏宸往外走的脚步。

    “什么?!苏宸?你谈恋爱啦?什么时候的事情?”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去公司,真的没听到一丁点风声啊?难不成他交往的女孩是在保密局工作的?又是怎样一个无私奉献的女孩愿意跟苏宸这样无聊的家伙秘密交往啊?

    “跟你有关系吗?”苏宸微微蹙眉,显然是不愿意多说。

    “哈哈,我以为你这辈子除了那个女人,再没喜欢的人了?我以为你有多痴情呢!”老实说,对于苏宸对某个女人一直念念不忘这样的情绪,苏远是很不屑的,他始终不相信一个人会将另一个人记一辈子或是爱一辈子。

    即使你觉得你会爱他一辈子,那也是不可信的,指不定哪天又出来一个让你觉得更值得爱一辈子的,那之前那个人你该往哪里搁?苏远相信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追也追不回来。当然,他也曾经历过无法得到的爱情,但他放手得快,或者是他陷得还不够深?总之他觉得苏宸这样为一个人就像是耗尽了一生的爱情,简直是不可理喻。

    苏宸听了苏远的话,忍不住皱眉,反驳道:“我没有再喜欢其他人。”

    “你没有喜欢其他人?”苏远觉得苏宸又开始不可理喻了,“那你刚刚说的‘失恋’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算是喜欢……但是确实受了打击。”苏宸眉眼之间柔和了一些,想了想,这么向苏远解释道。

    不算喜欢,可是受了打击?苏远“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算是什么思维啊?苏宸,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既然不喜欢,还有什么打击可受的?”

    “因为有了讨厌的人。”就恋爱来说,苏远比自己应该更明白一些吧,苏宸于是也没多纠结,就将最近的烦恼向苏远全盘托出,“觉得很不甘心。”

    “情敌吗?”苏远听着觉得有意思,这个万年冰山男终于开始遇火融化了吗?连他都忍不住想看看这熊熊烈火小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苏宸想了想,觉得郭冉东应该算是吧,那家伙明显一看就是对梦非有所企图,还一再二再而三的在他们之间制造着障碍。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就此,郭冉东的情敌身份算是板上钉钉了。

    “什么人?说说来历?”苏远饶有兴趣的听着,总归是自家兄弟,看着苏宸这么一副呆样,他忍不住还是积极主动的想要献计献策。

    “公司里财会部职员,25岁,O型血,普通家庭,父母健在,长相还可以,在公司里似乎很受欢迎,性格外向……”苏宸将自己知道的一一道出。

    苏远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两下,显然这个苏宸早已将人家的家底查得一清二楚了,还记得这么清楚,这个苏宸还不至于呆到不知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嘛。

    “公司里一个小员工罢了,怎么比得上你这个总经理大人啊?”苏远撇撇嘴道,“那女孩也是公司里的吧?”

    苏宸继续点头。

    苏远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着苏宸:“所以说啊,你应该从自身做起,看看自己到底哪里不如人家?家世吗?还是长相?显然都不是吧。”

    苏宸听苏远这么一说,不禁有些愣,摇摇头说:“想不出。”

    “所以说你呆!”苏远嘿嘿一笑,不再说下去,“你自己慢慢悟吧!对了,二哥,把那辆Q7拿来开开。”

    苏宸横他一眼,还是从口袋里掏出钥匙递到他面前。

    苏远一把夺过钥匙,笑得一脸灿烂:“谢啦!”

    “小心点开。”苏宸不忘叮嘱他,“车坏了没事,人别出什么事,也别让凌姨担心。”

    苏远耸耸肩,不置可否,起身往外走,还未出苏宸的房间,想想还是扭头对他说了一只憋在心里头的话:“苏宸,我真不明白你到底为啥?你真的爱那个女人?你是放不下那个不要你的女人,还是放不下你妈妈?苏宸,我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没弄清楚这个状况,你明白吗?你得好好想想。我不觉得你就是有多爱她了,还有,她当初离开你的原因,你得好好想想。最后,你不喜欢人家女孩子,别去随便招惹,我是过来人,有经验的,那种滋味……最好别去尝。”

    说完之后,苏远嬉皮笑脸的关上门,走了出去,留下独自烦躁困惑的苏宸。

    苏远提到了梦非,也提到了曾经的女孩,可是苏宸却一件事情都想不通。

    他顺手拉开电脑桌旁带锁的抽屉,里面静静的躺着两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一枚钻石戒指,一条钻石项链,皆价值连城,却都被拒收。

    为什么呢?没有人愿意接受他的心意,难道这个在旁人眼里是如此耀眼夺目的钻石,在他手里就变成了残次品?

    苏宸咬住下唇,伸手拿出那条链子,反复看着——“永世的爱恋”。

    多好的寓意呢,因为梦非真的不喜欢他,所以才根本不愿意去收吗?

    想到了刚刚苏远的话“看看自己到底哪里不如人家?家世吗?还是长相?”

    都不是吧?那自己比起郭冉东,究竟差了哪一点呢?苏远告诉他不要去招惹不喜欢的人,可是他却忍不住,他有时候也在想,不去管梦非就好了,或者干脆再去接受其他的人好了?可是显然,他做不到。

    只有梦非是不一样的!苏宸说不上来梦非究竟哪里与众不同,但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认准了她,非她不可了!

    郭冉东!真的很讨厌呢?要不然,苏宸目光飘到正在工作的电脑上。

    偶尔假公济私一下,是不是可以被原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