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千万,别骗我!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梦非赶到,将那一叠很重要的资料递到苏宸面前的时候,离那位小秘书给她电话算起,刚好花费了五十八分钟。

    一直心惊胆战的小秘书,一边掐着分秒,一边暗叹苏宸的神机妙算,说一个小时还真就一个小时啊,他其实不知道,苏宸那不过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梦非淡淡地望了他们一眼,对面前的两个人一扫而过,看小秘书什么眼神,看苏宸便是什么眼神,甚至是还没看那小秘书的眼神热络,沉了沉声,她说道:“总经理,东西已经送到了,我就先回去了。”

    苏宸看她一眼,从梦非整个人的表现来看,他就察觉到了些异样,心中有了一丝困惑,他总觉得梦非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可偏偏说不上来自己又哪里得罪了她。

    “不回公司了,等我一下,直接下班,一起走。”苏宸不假思索地说道。

    梦非对于苏宸的自作主张不予以理睬,她摇头说道:“不必麻烦了,总经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声音不仅生疏,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她多少还是在赌气,发现了这样的照片,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她觉得她弄不清,一方面本是冷漠性子的人却偏偏总对她有些特别,并且告诉她,她是与众不同的。另一方面又总是念念不忘过去的旧情人。

    越想越是混乱,越想越是生气,梦非抬脚便大步往外走去,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

    气场完全不对,连站在苏宸身旁的那个小秘书都感觉了出来,梦非整个人似乎都在不停散发着“请勿靠近”的信息。

    苏宸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份蓝皮资料,忽然一转身,将东西塞到小秘书的手里说道:“什么都好了,只差一步,你送去就好,我先走了。”

    依旧是简短的几句交代,延续了苏宸一贯的简洁风格,小秘书却苦了脸,想这算是怎么回事啊?合同谈的好好的,对方也就快被拿下了,自己老板却跑了,留他这么个平头小秘书在这里,他细胳膊细腿的,实在是不敢,也担不下如此重任啊。

    然而,就在小秘书叫苦不迭,意欲“抗旨”的时候,苏宸已经追随着梦非跑了出去。

    梦非正气呼呼地往前走着,考虑是直接回家还是先回一趟公司,忽然就被人拉住了胳膊,一个蛮力转过了身来。

    “诶!”梦非只觉得手臂被拧的一疼,自然地睁大了双眼,瞪着眼前那个人,没好气地说道,“放开我啊!”

    “梦非,到底怎么了?”苏宸自是一脸的茫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梦非忽然又生气了,而且既然生气,就应该把为什么生气的原因告诉他啊。

    “你倒反问起我来了……”梦非蹙眉,这事其实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想了想,她一边揉着胳膊,一边轻声问苏宸,“好啊,既然你想将事情全部摊开了说,我……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了!”

    梦非目光是坚定不移的,她望着苏宸毫不畏惧。

    梦非从刚刚拿了资料回来见到他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了,苏宸想不通,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招惹了她不高兴,但也知道梦非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所以现在这么一副反常的样子,一定是有她的原因,于是有些担心地问她:“梦非,发生了什么?”

    梦非被苏宸这么一问,难免又想到先前在他办公室里发现的东西,心中那股异样的酸楚无法平息,梦非忍不住的狠狠瞪他一眼,却又不好将事情的全部经过都说出来,于是半怒半嗔地说了一句:“你自己心里清楚!”

    梦非咬牙说的这么一句,那句话表达的意思已经是很隐晦的,本就智商与情商成反比,不清楚事情来龙去脉的苏宸压根没弄清她这话代表什么意思。

    困惑不解的蹙眉,苏宸却老实地摇摇头:“我不清楚。”

    “不清楚是吗……”其实梦非也想到了他的这么一个答案,而且一定也不是在撒谎的,只是想到他总这么一副不在状态之中的样子,梦非的心里就觉得怪怪的,讨厌他不太在意的样子,也讨厌自己太在意的样子。

    “我……到底在你心里是怎样的存在?”

    “特别。”苏宸眼波流转,望着梦非的目光清澈且认真无比,“梦非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讨厌!”梦非毫不顾忌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苏宸,我讨厌你这样说!”

    苏宸有些诧异于梦非的直言不讳,心莫名一沉,望向梦非的双眸却显得有些无辜,似乎他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你别那么看着我!”苏宸用着那样的眼神望她,实在是让她感觉不好,怎么都好像在无理取闹的人是她,“为什么总说我是特别的?苏宸,我现在想知道,我在你心里究竟哪里特别?又有多特别?你统统说给我听好不好?”

    梦非有些急切的,似乎是想确认些什么。

    苏宸稍微愣了一下,稍显为难地说道:“梦非,你知道的,我不太清楚应该怎么说。”

    “那就慢慢说!清楚地说!原原本本地说!”梦非见苏宸略显无措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倒是爽快了一些,叉着腰现在有了点女王的气势。

    苏宸微微狭起双眼,虽然看着梦非如此表现觉得有些好笑,却没反驳,只依梦非道:“因为你在我心里总是与别人不同的,那就是特别。你在我心里究竟有什么特别,难道梦非你自己还感觉不出来吗?”

    梦非听到苏宸这么一说,不禁也顿住了——“难道梦非你自己还感觉不出来吗?”,她能感觉的出来吗?她应该感觉出来的吗?

    细细想来,或许苏宸的话确实没有错,她有多不一样,难道她自己还感觉不出来吗?

    即使不是她自己,甚至连旁人都察觉到了吧,苏宸的改变有多大呢,那个沉默寡言,从来不苟言笑的人,如今已然变了许多,变得自己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不,或许应该换一种思维方式来理解,准确的来说苏宸或许是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的改变。是的,他在别人面前依旧保持着过去惯有的样子,冷静,沉默。但在她面前表现出了另一面的自己,只要是遇到有关梦非的事,只要是在梦非的面前,他就再也没有往日里的精明干练与冷淡无情,他表现的孩子气,无措,急切。这些都是苏宸从心底最深处表现出的情感,不是他自己可以控制的。

    越是自己不可以轻易控制的,越是不能自己的,便越是真切的,不是如此吗?

    “你问你在我心中有多特别?”苏宸唇角牵起,笑得好看且蛊惑人心,“难道,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完全难以抵挡苏宸这样的表情,梦非想这个未免也太狡诈了一点,居然用美色来诱惑她!

    “我们算是什么关系?”梦非原本硬邦邦的口气变得柔和了些。

    “情侣。”苏宸毫不犹豫的回答。

    被他这样一句直言不讳说的梦非倒是不禁有些脸红了,清了清嗓子,她说:“好,既然你也承认了,那你有没有觉得,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是什么?”

    苏宸抿了抿唇,眼睛还是直直地望着梦非,却没有说话。

    “你不能要求我单方面向你表白,苏宸!这不公平。”

    梦非心里清楚,爱情其实谈不上公平不公平,即使是对于单方面的付出不予以任何的回应也都不算是过分的举动。但既然苏宸已经承认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至少需要信任,她知道自己无法强求百分之百的承诺,也无法强求她能占据他的全部,但至少两人之间该有的一些东西都是不可缺少的。

    他曾说过的,他会努力的,可是他的努力在哪里呢?梦非还是怕,她怕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停的向前奔跑着,努力着,而那个人却无动于衷。

    “梦非,你一定要我说出口吗?梦非你觉得我对你还不是喜欢吗?”苏宸轻笑一声,为一直纠结着的梦非答疑解惑,“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一直都这么介意,这一句话。”

    梦非当然是生气的,她鼓着腮帮子不再顾及,伸手狠狠推了一下苏宸,苏宸顺着她手掌上的用力轻轻往后退了一步,她有些无法控制的朝他吼了:“你混蛋啊!我当然介意,给谁谁不介意啊!更何况,更何况你心里还……”

    还装着另一个人!虽说甜言蜜语不是必须的,虽说就算是听到那几个字也不代表就真的能够让人安心,但是如果连这些都没有,梦非总觉得,自己岂不是太可怜了,不能被别人放在心上,甚至是连一句哄骗的话都要不到。她才不要这样!

    她说完这句话,两人之间的静默的,片刻,苏宸总算是有了动作。

    “喜欢你。”苏宸声音变得轻柔,连着说第二遍,“梦非,我喜欢你。”

    梦非这时候的反应倒显得有些迟钝了,她低垂着头,心中感情五味俱全,终于还是被她等到了这么一句话了吗?不敢抬头,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苏宸。

    她伸手又重重的推他一下,这次却被苏宸用力捉住了手腕拉到怀里轻搂住。

    “放开啊,笨蛋!这里是什么地方,别这样啦,说你不害臊你还真不害臊啊!”梦非挣扎着,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实在不想接受周围路人围观珍稀动物的目光。

    “没关系。”苏宸低声说道,“让我说完,就放开你。”

    梦非再动两下,力气自然是没有苏宸大的,悄悄抬眼看了看周围,这才惊觉,或许这个苏宸是早有预谋的吧,两人所站的地段不算繁华,只是酒店后面的一个小角落,以暧昧姿势抱在一起,竟也没有被人投以奇异的目光。

    干脆装了死,梦非其实多少有点难以启齿,因为她还是贪恋着这样一个宽阔而温暖的怀抱的,况且苏宸胸腔中心脏有力而激烈的跳动她全部都可以感受的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就是她要的苏宸。

    他真的说了——我喜欢你。这样四个字,重重的压在梦非的心头,她觉得自己现在就算是要做到喜极而泣这四个字恐怕都不是难事了。

    梦非尚维持在激动的情绪中,久久无法平复。

    苏宸将唇凑近梦非的耳畔,继续说道:“原来你一直都没有感觉出来吗?梦非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可以轻而易举破坏自己的原则,我害怕又嫉妒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我讨厌看到你在他面前笑,在他面前无忧无虑,然后转身遇到我的时候却是拘谨的笑容,不知所措的样子。所以尽管我也知道或许会有些流言蜚语,我还是没有多想就将你调到我的身边。我觉得我可以不在乎那些,只要可以时常见到你就好。然后是现在,我只是看到你好像不高兴了,我可以轻易丢下快要谈好的生意不管。如果你觉得这些还构不成一个喜欢的话,我再慢慢举例给你听?”

    “什么啊?!”梦非忽的从苏宸怀中弹了出来,忙伸手将他往回推,“你公事还没谈好谈什么儿女情长啦!笨蛋啊,干嘛把生意丢下不管?你还是总经理大人诶!”

    梦非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笑呢?还是哭呢?还是哭笑不得呢?实在是没有想到,苏宸竟然会对她说出这么长这么长的一段话,苏宸竟然会轻易的丢下工作不管而是只为了她情绪上一点小小的波动。

    “没关系,事情交给秘书去办了。”苏宸说得轻松,伸手拉过梦非来,“要去哪里?”

    梦非开始有点同情那小秘书了,也不知道他一个人能不能搞定,要是搞砸了的话,这到底算是谁的错?

    “别担心,办成了,我给他加薪。”似乎看出了梦非担心的是什么,苏宸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宽慰道。

    假公济私就是这么来的!梦非心中悄悄唾弃他,但如果说是不感动,那是假的。

    至少梦非大于工作,这样一个认知让她就已经欣喜无比。

    “等等,苏宸!”梦非拉住他的衣摆,想了想还是决定打铁要趁热,向他确认一件事情。

    苏宸以疑问的表情望她。

    梦非一咬牙,拉着苏宸说道:“车在哪里?载我回公司,我有话要问你!”

    梦非跳下车来,伸手拉住对苏宸说道:“快去停车,我……就在你办公室等你了。”

    苏宸不知道梦非有什么话想对他说,但看她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还是点了头,先行将车停进车位里去。

    梦非心中有些忐忑,她不知道把自己介意的事情拿出来跟苏宸这么说合适不合适,也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翻到他东西这件事他会不会介意,或者说他会不会误会自己是故意的,有目的性的乱动他的东西。

    不过由不得她胡思乱想了,苏宸的脚步声已经从走廊里传了进来,这时候已经下班有一段时间,剩下来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周围都很安静,所以梦非能准确判断出是苏宸。

    苏宸侧身开门,不经意的目光扫过梦非,梦非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心跳的速度快了起来,想这男人也真的是好看,就这么几个动作,是那样的随意,却都能轻易缭乱她的心弦。苏宸走近,几缕松散的额发缓缓滑落下来,梦非还在愣愣地望着他。

    “怎么?”苏宸开口,一边伸手摸摸她的脸,“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梦非回过神来,“啊”了一声,点点头说,“是啊,我,我有话想问你。”

    苏宸浅浅笑了笑,说:“好啊,今天就让你问吧。有什么想说的,你都说出来,问清楚也好。”

    “那……我说了哦,你可不能反悔!”梦非想了想,转了转眼珠子,撇着嘴巴,直勾勾地望着苏宸,只等他下令说好。

    “不反悔。”苏宸虽心里被梦非这神秘兮兮模样搞得没有底,但见了她那可爱的模样还是忍不住答应了。

    梦非一边往目标移动步子,一边先给苏宸打着预防针:“首先申明,我也是不小心,找文件资料的时候翻到的,我绝对是无意的。”

    伸手到右手边的那个抽屉上,拉开,梦非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

    其实苏宸看到她站定在他办公桌右手边抽屉前面的时候,心里隐约就猜出了会是怎样的事情。他自然是相信梦非的,梦非也只会是无意间看到这样东西,这个丫头敏感有多虑,对自己也是毫无信心,所以才有了早先时候那样生气的表现吧。现在梦非来直接问他,其实也不是不好,如果能将事情挑明了,让她不再有其他的疑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梦非小心翼翼的从抽屉里摸出那个木质相框,摆在桌上,摆在苏宸可以清楚看见的位置:“这个……”

    苏宸微微狭起双眼,目光中少了些许的柔和,多了一丝凌厉:“怎样?”

    苏宸问完这句话,整个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静默的可怕。

    梦非深深吸了一口气,提起全身上下的用起来问:“是你喜欢的人吗?”

    苏宸垂眼,看了一眼那劣质木头相框中笑容灿烂的女孩,没有做声。

    “默认哦?!”对于苏宸的不置可否,梦非多少还是有些介意的。

    “我喜欢的人,不是你吗?”苏宸抬眼望向梦非,浅浅一笑。

    那一瞬间,梦非被彻底秒杀,愣愣的站在原地,嘴巴不再受大脑控制一般的开合着问他:“你……说什么?”

    苏宸微微眯起眼睛来,依旧带着微微的笑容看着梦非大脑当机,反应不过来的样子,缓缓的点头:“刚刚不是才说了,喜欢的是你,你问她做什么?”

    梦非轻咬了一下唇瓣,稍稍的疼痛感令自己还没在苏宸的哄骗下完全丧失理智,是的,她还没忘呢!那照片后面的字!

    “你骗我!”梦非想都不想,喊了出来,鼓了鼓腮帮子,又有些生气的模样。

    苏宸心里头有些纳闷,想这丫头刚刚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跟他确定喜欢这件事吗?怎么这会自己说了,她却又说他是骗她的?似乎还有些怒了。

    “没有啊。”苏宸只是下意识的回答,样子显得有些茫然。

    “那你让我写那九百九十九遍!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梦非提高了一点声音,咬牙说道,“你该不会真把我当什么别人的替代品吧?让我学着她穿裙子,带着我去你和她一起去过的地方,竟然……竟然连告白的方式也要我做的一模一样!你混蛋啊!”

    苏宸被梦非这一串噼里啪啦的指责说得有些懵,只是摇头摇头:“梦非,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我们说清楚好不好?”

    “我,我弄错?!”梦非就觉得苏宸这是在装模作样了,明明她都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了,他还真能装傻!

    想到这里,她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拿过那相框,唰唰两下将那张照片从相框里拿出来,将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告白字眼摆在苏宸面前。

    “这就是你所谓的弄错了?”梦非连眼圈都红了,她望着那个信誓旦旦前一分钟还说着喜欢自己的人,看他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苏宸这回是真的懵了,看着那照片后面圆珠笔划出的一个个淡蓝色的清秀字迹,不自禁地伸手接过梦非手里的照片。

    梦非望着苏宸,看他模样恍惚,小心谨慎的拿着那张照片,似乎是对着什么珍宝一般,他忽然就笑了,豁然开朗一般低声道:“原来,她早就是喜欢我的,只是我没有发现。”

    梦非胸口闷的厉害,只觉得好像刚刚被抛上天空,随即便又狠狠落下一般,苏宸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可以轻易将人刺痛,然而又是因为那是不经意的才显得更为真实,所以梦非觉得更痛。

    梦非转身想走,却被苏宸一把拉住了胳膊,她下意识的挥动一下,想要甩开他:“你干嘛?”

    苏宸要拉她过来,想抱住她,梦非却左躲右闪的,愣是不让。

    “生气了?”苏宸俯首在她耳畔低声说道。

    “这事搁你,你不生气啊?就一个郭冉东,我多说几句话,关系好点,你看你就那样!你,你对她,还念念不忘的,我能不生气吗?我是不聪明,但我不糊涂!”梦非皱着一张小脸,开始埋怨起来。

    “没有!没有念念不忘。”苏宸言语间虽还是有犹豫,但却依旧坚定了自己的说法,“误会,梦非!”

    “误会?”梦非往后退让了一下,稍微冷静了一点,望着苏宸。

    “我不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苏宸缓缓摇头,“我不知道,我竟然不知道,她会将这样的话写在照片背后,那时候是她亲手将相框与照片一起交给我的,我根本不曾想过里面还会有写着字,这么多年,我也根本没理由将照片打开,所以,我根本都不知道。而上面的那些字真的是太巧太巧了。”

    梦非见苏宸又惊又喜的样子,不免又冷了声音:“高兴吧?”

    苏宸抿唇,百年难得一遇的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梦非,别跟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吃醋。”

    梦非听苏宸这么一说,心里就纳闷了,为什么苏宸会说她再也不会回来?苏宸没有继续说下去,梦非也没好再追问,毕竟今天追究的东西已经够多的了,他们都还需要时间来消化。

    “梦非听我说,别生气,现在我只有你。”苏宸这回再伸手揽住她,梦非却没有再挣扎。苏宸说,“梦非,相信我,相信我……”

    苏宸一遍遍地说着相信我,一开始是清晰可闻的,随后便一点点的变成了低声的呢喃,随之淹没在两人贴合的唇齿之中。

    苏宸轻轻地搂着梦非的腰肢,他说:“梦非,许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之所以提到裙子,那只是因为我纯粹喜欢看到你穿罢了,我并没有刻意的去要求你穿什么样式或者是什么花色,哪来让你学她这么一说?再有就是天门山……我不否认那里有我一些曾经的记忆,但那并不是我带着你去那里的理由。我也跟你说过,我的妈妈就在那里,所以说,我只是带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去给她看而已。至于那照片背后的字……现在完全可以弄清楚了吧?根本只是巧合而已,我并不知道,也更无意让你写着与她同样告白的话语。你就是你,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吗?”

    梦非觉得脑子有点乱,一时间整理不出,这到底是谁错了,这算是苏宸的过失,还是自己的多虑?或者两个人都没有错吧。

    “能不能安心点了?”见她迟迟不予以回答,苏宸的语气明显有些急了,他说,“梦非,难道你感觉不出来我在努力吗?还是你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变化?”

    梦非眨巴眨巴眼,望着苏宸,接着说道:“感觉到了,感觉到你变得狡猾了,感觉到你会说好多过去根本想也想不到的话,还说得这么流利。老实交代,是不是苏远那个家伙给你出的注意?”苏远那个坏军师!

    苏宸被梦非堵了一下,佯装着不在意,拉了拉梦非的手:“咳咳,这个,不管是谁说的这些话,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之间有所改变吗?”

    梦非沉默不语,却没有松开苏宸的那只手。

    苏宸紧接着说道:“过去的我,不会与你说这么多的心里话,不会这样拉着你的手。过去的你也不会对我这样质问、任性。”

    梦非不自禁的红了红脸,却用轻哼来表示同意苏宸的看法。

    确实如此吧,苏宸现在对她已然不是过去只随口蹦出一两个字的态度,自己对苏宸也不知道是何时开始就已经减少了许多毕恭毕敬的感觉。

    与两人冷战之前的交往有所不同,那是梦非一个惊喜的发现,所以还能有更多的期待吗?

    梦非此刻真的很想很想继续保持冷酷状态,但实在受不得一点点小小的甜头,她的唇角还是止不住的上扬了。

    “那……那她呢?”梦非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那张照片。

    苏宸搂着她的手更用力的紧了紧:“梦非,我说过的,现在只有你,为什么你还是不能安心呢?不如这样吧!星期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吃个饭?反正,苏远你也见过了。”

    “啊?!”梦非是真的受到了点惊吓,她眨眨眼,讷讷地问苏宸,“你说什么呢?”

    “说带你回家,见一下我的家人啊。”苏宸似乎是并未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妥,反倒一派轻松模样说道,“我也去拜访过伯父伯母了,你去一下我家,也是应该的啦。”

    “话是这么说没错。”梦非眼珠子转了转,想的跟苏宸却不是一路的事。

    一方面她不觉得上次苏宸去自己家算是那种意义上的见过父母,更像是一个领导家访似的,再一方面,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苏宸的家人,苏宸家庭的复杂程度,她心里不是没数,另外她如果以女朋友的身份去苏宸家,是不是就说明她会见到那个从未见过的最神秘的大老板?

    苏宸那样的家世,她没有信心可以应付好他的家人,万一哪里没做好,被人扫地出门,那岂不是太悲惨了。

    苏宸见梦非犹豫,放低了声音说道:“好吧,你再考虑考虑,其实你也不必担心什么,苏远你见过的,苏远妈妈也是好人。”

    苏宸提到苏远妈妈的时候,梦非愣了一下,忍不住偷偷去看了一眼还是面无表情的苏宸,心中尽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梦非想象不出,不知道他对待这个非亲生母亲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想到苏宸曾经在天门山上对着自己提到父母时候的样子,心中还是隐约有些担心的。

    梦非点点头:“好,我准备准备吧,其实我有点怕。”

    “怕什么?”苏宸是无法理解梦非的想法,只能胡乱猜测着,“你怕我家人对你怎样吗?那你放心好了,我的事情,他们是管不到的。我只是带你回去介绍给他们。”

    梦非从苏宸的话里品味出点什么来,苏宸的意思就是他带自己回家,并不是去征求家人的意见看自己是否有资格与苏宸交往的,不过就是去通知他们一声,表明一下身份而已。

    “好啦,我不是怕。”梦非朝他微微一笑,攥了攥他的手,“行吧,你找个日子,我准备好了,就跟你去吧。”

    既然这样能让他安心,那自己就配合一下。

    这事说起来其实是可笑的,见家长实质上是苏宸想给予梦非安全感,让她能更安心的呆在自己的身边,这样自己才能更放心。然而见家长得到肯定,并不是能让梦非安心的事情。反倒是苏宸,如果这样做能够让他觉得更放心,梦非是愿意这么做的。

    然后这么一来二去的,实际上还是梦非在给苏宸解压,是梦非在给苏宸这段感情更多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