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如今,我懂了!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宸匆匆开着车来到梦非家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小区周围零零散散没有被破坏的路灯已经大多亮了起来,苏宸的车刚一停靠在小区前,下车准备进门,这边立马就被看门的大爷给伸手拦在了外头。

    苏宸当时是有些奇怪的,一开始只当他是想查清楚自己身份才能进小区,但实际上这老房子老楼区也没那么多的规矩,却还是意外的被看门的老大爷给拦了下来。

    “哟,这小伙子,你是来找梦非的吧!”看门大爷慢悠悠的从传达室里走出来,满面的笑容,乐呵呵地上前来八卦。

    苏宸现下哪有心情跟这大爷聊天,他想他要再不抓紧赶紧了进去找人,恐怕下一次他就再没机会来跟他聊天了。

    “是。”苏宸回答的简洁,显然没有多搭理的意思。

    “说起来,你也是,那天让梦非小丫头在门口好等哦。问她她还就一个劲的笑,说你好话,你说说,这么好的姑娘,你还不赶紧的,可就来不及了。”看门大爷意有所指的拍拍苏宸的肩,一副语重心长模样。

    听到老大爷的话,苏宸想象着梦非一个人等他的样子,心中隐隐一疼。

    “大爷说得是,我这就去。”随口应了两句,苏宸被提及到那天爽约的事情,不觉有些难堪,脸色白了白,想走,却又被大爷拉着,硬是寒喧了几句这才放人。

    穿越了看门大爷这道屏障,小区内基本已经畅通无阻,苏宸来到梦家大门前,犹豫了一下,伸手按了门铃。

    “来了——”

    从里头传来一声清脆响亮的女声,显然不是梦非。

    门从里面打开,屋子里明亮的光线照射了出来,晃的苏宸眼睛都眼花了,他微微眯起双眼来朝里望。

    “哟?!是小苏。”梦妈妈看着站在门前的那个人立马愣了一下,心里是纳闷的,有奇怪,反应却还算快,僵硬着的表情随即变成了笑意盈盈的,“小苏啊,来找梦非啊?”

    “您好。”苏宸礼貌的向她点点头,便侧脸继续往里张望。

    梦妈妈自然是心知肚明了苏宸想找谁,这么大老远的跑来是为了谁,让开了身子,叫他赶紧进屋。

    “你看你,这来怎么也不让非非跟我们打个招呼呢,晚上留下来吃饭啊,我给你做好吃的,下次再来一定要提前说一声,让我们也好有个准备不是——诶,非非他爸,小苏来了!”梦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招呼苏宸进门。

    “阿姨,您不用麻烦了,我就是来找梦非的,她在家吗?”苏宸表现的谦和礼貌,但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来回看了看,没见到自己想见的那个身影。

    “非非啊,她在家啊。”梦妈妈有些奇怪,想这苏宸来家里,敢情是没跟梦非说好的啊,难怪那小丫头没事先跟他们打招呼。

    “梦非……电话打不通。”苏宸想了想,还是将事情透露了一点。

    原来先前梦非没有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苏宸打来的?她不是回房间换电板去了吗?难道……没有联系他?“电话啊,其实刚刚……”梦妈妈开口,刚想说些什么,梦非的房门却突然啪嗒一声打开。

    梦非紧紧抿唇,望着客厅里站着的那个人,脸上显然是有些气恼的表情。她在屋里就听到有人按了门铃,想着会是谁呢,直到那个熟悉的嗓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她这才不得不相信,那个家伙居然在她不接电话之后直接就跑了过来。

    “梦非!”苏宸顺着开门声望了过去,见到脸色不大好的人站在门口,直直的望向他。

    “走啦,有事情,我们单独说。”梦非眼珠子一转,看了老妈一眼,又看一眼正准备来招呼客人的老爸,急急两步从屋子里走出来,上前拉住苏宸的手腕。

    “老妈,不用招呼他了。”梦非再转脸,瞪了一眼苏宸,“你,跟我进来!”

    将苏宸拉进自己的房间,梦非顺手关上门,也不知是不是顺风的原因,门关上的时候发出一声巨响,令两人都稍稍地愣了一下。

    梦非甩开苏宸的手,先开了口,语气却不是很好:“你来干吗?”

    苏宸轻出了一口气,悄悄地,却不想让梦非听见,他心里也明白,梦非这是在生他的气。

    “你生气了不接我电话,我不来找你,怎么办?”他总不能放着她一直这么不理他吧,更何况他也曾经听苏远提过,女孩子跟你闹别扭,就是希望你去追,他没有忘记。

    梦非站在书桌前,往后挪了挪,将腰靠在书桌边,弩弩嘴扬下巴指着一旁的椅子:“坐下来说。”

    苏宸看她一眼,还是听话的坐了下来。

    梦非站着,苏宸坐着,居高临下梦非也稍稍有了点气势,她轻轻嗓子问:“你想清楚了?”

    苏宸抬头,一双饱含深情的眸子却显示的都是一片茫然,显露出无辜的样子,他摇头:“想,想什么?”

    梦非当时脸色就黑了下去:“那你来找我干嘛?”

    都没想清楚,他这是要来说什么做什么?以为不顾一切的跑来,她就会随随便便的感动啊?

    “你是不是真的想听我跟你说清楚?”苏宸伸手,拉住梦非的双腕,梦非忽地脸热了一下,往后缩,却没挣开他的双手,于是便也就随他拉着了。

    轻叹了一口气,梦非点点头,看在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勉强觉得自己还能再继续听他说下去,但听了,却不代表就会就此原谅他。

    苏宸说:“那我说了,你可要说话算话,我可记着的,你说了,只要我说实话,不论事实是什么,你都可以接受对不对?”

    梦非脑子一转,有些狐疑地瞧他一眼,心里也明白,他这是在事先给她打预防针呢,一定是有什么让她一听就要跳脚的原因的,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梦非你相信我。”苏宸手上用了些力道,捏紧了她的手腕。

    梦非微微蹙眉,接着说:“那你说吧,我先听听看。”

    苏宸说:“还记得……照片上那个女孩吗?”

    说完这句话,他清楚的感受到被自己攥在手里的微微颤动了一下。

    总归还是要来的吗?她知道的,那个问题总会发生的,其实对于苏宸提及那个人,她是一丁点都不惊讶的。她早已想到了,想到了会是怎样的缘由让苏宸甚至是连一个电话都来不及拨给她而爽约。如果不是那个人……还会有谁呢……苏宸望她一眼,看她脸上并无太多异色,于是继续说下去,“她回来了。”

    梦非心跳微微一乱,胸口有些憋闷,以为自己是做了万全准备,想过了所有苏宸失约的可能性。可真正的从他嘴里听到这话的时候,却又和自己想象时候的心情大不相同。

    “那是因为她,所以你才没有能来找我,是不是?”梦非不经意的用力,将手缩了回来,反手支持住身后的桌沿,佯装着不在意,略略偏过脸去。

    苏宸一时沉默,没有做声。

    梦非说:“好了,我听了,也知道了,明白了,你可以走了!”

    苏宸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回来的匆忙,你不晓得,她们全家都移民了,国内早已没有亲戚朋友,她一个女孩子……”

    “我没什么啊,你不用急着解释。”梦非蹙眉,面露不耐烦,是不想听他什么过多的解释,反正男人背着你去给另一个女人帮忙,接风,总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总能说,她一个女孩子家,或许他们也没想过,自己也是个女孩子家,让她像是个傻子似的站在那里等他几个小时,就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苏宸摇摇头:“关于失约的事情,对不起,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梦非伸手去开门,“我就不请你留下来吃饭了。”

    “怎么样才能原谅我?”苏宸沉声问道。

    梦非垂下眼帘,睫毛微微颤动两下,想了想说道:“让我见见她。”

    苏宸有些诧异,当下没能明白梦非这话是什么意思,满脸疑问的望着梦非。

    梦非咬咬下唇,却是更坚定了信心的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想见见她。”

    苏宸惊了一下,双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不明白梦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坚持?“梦非,你不用这样!”

    “喂,你别误会了。”梦非打断他的话,“你以为我要去找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撒泼耍赖?”

    “你……当然不会。”压下心中的困惑,苏宸什么都无法确定,但却清清楚楚的可以肯定,梦非并不是她刚刚所说的那种人。

    “你怕我对她做什么吗?”梦非僵硬地扯了扯唇角,“你究竟是不信任我呢?还是你不敢呀?”

    苏宸摇摇头:“让自己现在的女朋友去见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谁能做的出来?”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梦非轻轻咬了咬下唇,知道苏宸说得并非没有道理。或许她的坚持是有些荒唐的,但不可否认,她只是急切的想去寻找一些东西来缓解自己的不安。

    她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感觉,暗暗隐藏在心底的不安,要不然就越藏越深,直至化解矛盾,要不然就将事情摊开,全面剖析,反倒令人容易面对。

    梦非想选择第二种,所以选择以进为退,与其等人找上门来抢走苏宸,不如主动出击,或许也更好。梦非瞥一眼苏宸,刚巧对上他略显出担忧神色的双眸,她轻叹一口气摇摇头,好啦,算她想太多了。

    “我不提了好吧,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很奇怪。”梦非被苏宸揽过腰,轻轻地搂着。

    苏宸抿了抿唇,呼出温热的气息,抚上梦非的手臂,令她忍不住微微一颤,瑟缩了一下。

    “梦非。”苏宸低声唤了她一句,只说着,“相信我吧。”

    那一晚,苏宸终究还是没有被热情的梦妈妈留下来达成吃晚饭的渺小心愿,他与梦非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与互相让与彼此一些空间冷静冷静。

    只是他们之间,是应该冷静冷静就可以解决的吗?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梦非只希望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不要真的是那么灵验的才好。

    而后,事情发展的有些出乎人的意料,梦非在这时候才明白过来,究竟什么叫做戏剧性的一幕。

    自从被苏宸调到身边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再跟其他的同事有过什么接触。这几天苏宸似乎很忙,总是时不时出去应酬,她还记得苏宸对她说的那句话——相信他。所以她也不多怀疑,因为苏宸很少能在她面前说谎,可能这也是苏宸在对待他们两人的恋爱上少得可怜的优点了吧。

    “梦非?!难得啊,怎么在这里遇见你了!”红指甲姐姐眼尖,伸手拉住经过自己部门前的梦非,“你可真是稀客。”

    梦非愣了一愣,干干地笑了笑:“哪里啊,我这不是想你们了,来看看嘛!”

    说着谎话,眼皮子也没眨一下。其实她还是恍惚了,想得多了不知不觉间竟然顺从着自己的两条腿,习惯性的晃到了总务部门前。看看自己现在独自一人孤孤单单地伺候着总经理大人,再想想以前跟他们在一起嬉笑怒骂的日子,还真是有些怀念的。

    “诶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现在你还不一心扑在总经理大人的身上,还能想的到我们?”红指甲姐姐故意嗔怪了她一句,笑着拉她进来。

    对于红指甲姐姐意有所指的调侃,梦非只能勉强笑着以作回应。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想到苏宸今天中午又有饭局,自己单独一个人,温饱问题还是需要解决一下。

    “你就别看时间了,今天是不是跟总经理大人没有约才这么闲啊?不如待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红指甲姐姐一边整理桌上的东西,一边扭头对她说道,“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好啊。”梦非坐在一旁,轻轻颌首,望着红指甲姐姐忙里忙外,竟然有些羡慕了起来,难道人真的是这样?越是清闲下来,反倒越想要忙碌了。

    红指甲姐姐很快收拾好东西,拉着梦非出去了。

    “梦非,最近是不是感情发展的不顺利啊?怎么一直都表情怪怪的,看着倒不像我们朝气逼人的小朋友了。”红指甲姐姐微笑着侧脸去望梦非。

    梦非下意识的摸摸脸,难道这么明显吗?

    红指甲姐姐呵呵地笑,她怎么看不出来她心情不好。不过像梦非这么简单的孩子应该没有多少烦恼才对,能叫她这么烦心的不外乎家庭与恋情,甚至于工作上的事情遇到了什么困难,她想梦非应该都不会这样放在心上。

    试探着猜测了最可能的答案,不等梦非的回答,显然她此刻脸上的表情已经给予了她最有利的证明。

    伸手拍拍梦非的肩膀,红指甲姐姐不多问,只安慰她:“不要担心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会有多好呢?梦非笑了笑,心里对于红指甲姐姐的理解表示感激,她不仅开口安慰她,而且懂得分寸,没有多问些什么。

    “这样吧,今天中午就由我来请你吃一顿好的!”红指甲姐姐伸出她那只白花花的手,揽过梦非,在她耳畔说道,“走吧,姐姐请你吃大餐!”

    也不知道红指甲姐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想带她去吃大餐?不过看她这么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梦非也不好扫了兴。

    跟着红指甲姐姐来到了目的地,梦非终于还是有点后悔了。

    她伸手扯扯红指甲姐姐的衣袖,抬头望着面前餐厅的招牌:“不是吧?我们来吃西餐呀?”

    “当然,要不怎么叫大餐呢。”红指甲姐姐扬眉,轻笑着说道,“怎么?怕我付不起钱啊?”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这里又贵,又吃不饱。”撇撇嘴,梦非真的不觉得这样的“大餐”有多好吃,不经济不实惠,如果是她们两个人的话,应该就没必要到这样的地方来吃了吧。

    “不行,今天怎么也要来长长见识,不就多花点工资吗,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啊,梦非!别扭扭捏捏的!”红指甲姐姐显然不给予她更多反驳的机会,拉着她往里走。

    红指甲姐姐走在前头,昂扬阔步来到门前,却突然立住,停在原地不再前进。

    “怎么了?”梦非有些不解,怎么刚刚还咋咋呼呼说要去吃大餐长见识,怎么突然就停下脚步了。

    “苏宸。”

    一个轻柔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不是熟悉的声音,温柔却似乎不具有太多的感情,提到的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个名字。

    或者是听错了?或者是同名同姓……梦非顺着声音偷偷瞧过去,那一瞬间下意识的捏紧了红指甲姐姐的手,她嘴唇微微颤了一下,用力咬住下唇,用力再用力。

    真的是苏宸!真的是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身边会站着其他的女人?他不是有应酬有饭局吗?这就是他这么久以来一直公务繁忙的原因?

    梦非不知道自己该对现在的情况做出怎样的反应,她有些无措的垂下脑袋。

    红指甲姐姐当然感觉到梦非的情绪,她有些愤愤的用力拉了一下梦非:“你干什么?!低头做什么,做了亏心事的人又不是你!”

    红指甲姐姐那句话有意说得很大声,餐厅里大多数靠近她们的人都能听见,当然也包括了那两个梦非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

    感觉到苏宸的目光朝自己射了过来,她恨不得立即逃走。

    怎么办?心里好难过哦,难过的想哭,现在她所体会到的感觉是什么?被背叛吗?被人背叛就是一种这样的感觉吗?

    现在真的是最糟糕的状况了,她宁愿是自己主动去找她,至少不会心痛如此。

    那一刻,她是想逃走的,却被红指甲姐姐紧紧拉住了手。

    “梦非,别走!我刚刚说了请你吃大餐啊!”红指甲姐姐笑盈盈地拉着梦非继续往里走,经过苏宸的身旁,装作吃了一惊,笑眯眯地说道,“这不是总经理大人吗?能在这里遇见你,还真是意外啊!”

    “我……我知道一个新开张的粉丝馆,请你去吃吧,我们走好了,这种地方还是不适合我,我站在这里都别扭!”梦非用力拉扯着红指甲姐姐,只希望能赶快离开这里。

    苏宸诧异的望向梦非,根本都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他当然记得清楚,梦非说过不喜欢这里的。

    “你怎么在这里?”苏宸根本无视于红指甲姐姐的搭话。

    “她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算她多管闲事也好,算她八婆也罢,红指甲姐姐仰着脖子,她就是看不惯梦非被欺负。

    梦非是她在公司里喜欢上的为数不多的新人,梦非算不上勤奋,甚至贪图安逸,但也正是这样的安分守己,让她喜欢的不得了,她感觉这个小丫头与她是完全不同的人。现在这样跟个小白兔似的单纯的女孩,怕是很少了吧,如果今天自己不多说两句,说不定她还要被人欺负了!

    “你是……”苏宸此时想要无视红指甲姐姐都已经没有办法,只要硬着头皮望着这个似乎有些熟悉,却叫不出名字的人来,显然,这个女人是公司里的员工。

    “总经理,我们一介小人物,你可不用费心记住我的名字。”红指甲姐姐微微一笑,目光移动到苏宸身旁那个温和的女人身上。

    “总经理,换女朋友啦!”红指甲姐姐一句话说的场面上三个人皆尴尬不已。

    苏宸瞬间愣了,一时竟也没有没有否认。

    梦非此刻已眼红红地望着那两个人,苏宸身边的女人身份不用多言,那是一张她曾经见过的脸,如今是见到真人了,却只是叫梦非心里更加难受。

    女人似是不经意地笑着,目光却总是定定地落在梦非身上,叫她有些不舒服。

    再用力拉扯两下红指甲姐姐,她却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梦非轻轻咬了咬下唇,干脆转身自顾自的往外走去。

    “总经理,你还愣着干什么!”看着苏宸眼睁睁的望着梦非一个人夺门而出,却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是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她还是不免有些急了,皱着眉头大声提醒。

    “是啊,苏宸,你还在犹豫什么啊?快去追吧。”苏宸身边的女孩微微一笑,露出可爱虎牙,是一副纯真的模样,在红指甲姐姐看来却总感觉别有用心。

    “小沫,我……”苏宸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脸上挂着浅显笑容的尹小沫,似乎还在犹豫。

    尹小沫点点头,表示自己不在意,苏宸这才抛开估计,冲出了门外。

    红指甲姐姐看得憋屈,不满的皱眉,这算是怎么回事?要去找自己女朋友解释,还得先看其他女人的脸色?反正这顿饭闹得她没胃口了,再怎么美味的山珍海味她也都不想吃了,转身准备回公司奶茶加面包。

    “嗯,可以麻烦你等一下吗?”还站在原地的尹小沫依旧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

    有些诧异,这女人叫住自己干嘛?不知道她们两个是绝对对立阵营的人吗?

    尹小沫摇摇头:“请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想问一下,刚刚那个女孩是苏宸的女朋友吗?”

    苏宸后知后觉的追了出来,这才发觉梦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路口的转角处,不过好在他看清楚了梦非离开的路线,赶忙跟上去。

    “梦非!”苏宸叫住她。

    梦非脚步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随即还是继续往前疾步走着。

    该怎么说?在听见苏宸声音的那一刻,她心里乱糟糟的,她没办法矜持的说,完全不希望苏宸追上来,甚至对苏宸的反应还是有所期待的,但另一方面,她也不知道苏宸追上来了之后,自己应该跟他说些什么,他又会跟自己说些什么呢。

    “梦非!”男人的脚步总是很快的,在梦非还在犹豫踌躇的时候,苏宸已然加快脚步,跨上前来拉住了她。

    “我……”梦非往后略微瑟缩了一下,显然是想要避开他的。

    苏宸轻轻叹了一口气:“梦非,不要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说完这一句,梦非还在等着,等着他更多更有力的话能够让她相信,她并不是不想给他机会,但为什么只是沉默呢?

    苏宸在说完这样一句话之后,竟是长久的沉默不语,是在思考怎样继续谈话,还是就这么简单一句话就算做解释了?梦非自然不能随便听信苏宸的这句话,都是明明白白摆在面前的事实,苏宸欺骗她,和初恋情人一起共进晚餐根本不需要多余解释。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能算作是她小气或者是多疑了吧!谁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特别是……欺骗!

    一直以为苏宸不管有再多的木讷,对她再不上心,至少能一直在自己面前保持真实的一面,可是现如今让她看到了什么?

    公务繁忙?现在想想,她真的是太好骗了,她根本都没有去想,苏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公务繁忙的?

    就是从那个人回来之后啊!为什么她连这一点都没有想到呢?还是说她想到了只是太信任他,以至于都不觉得他会欺骗自己吗?

    “我真是太天真了。”

    梦非摇摇头,用力甩开苏宸的手。

    “梦非,今天我跟她不过是刚巧遇到而已。”苏宸急急忙忙上前解释。

    “碰巧遇到?”连梦非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苏宸掩饰的意思是太过明显了,明显的她想忽视都无法忽视,这样一个烂俗的借口,恐怕也只有他才能想得出来吧!想了那么久,就只有着一句苍白的解释而已吗?

    “苏宸,你太不会演戏,太不会圆谎了。你想说那么多天其实一直是忙于应酬,然后就在今天偶遇了她所以决定一起吃个饭,但是很不巧被我遇见了,是吗?”梦非随口就帮着苏宸编了个谎言,笑容中带着讽刺的意味。

    苏宸脸色终于变了又变,虽然显得有些为难,却还是轻轻点头:“没错,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虽然你可能不信,但真的只是……”

    “哈哈,那还真是巧啊。”梦非僵硬地笑了笑,接着说道,“理由我也都听过了,那总经理大人,你可以继续回去用你的午餐了。”

    “梦非你不要这样子。”苏宸脸色更沉,听出梦非口气不善。

    “我怎么样了?我表现的还不够好吗?我没有吵也没有闹啊,我还要怎么样啊?难道苏宸你还要我坐在旁边看着你们打情骂俏才是吗?”苏宸那不咸不淡的态度惹怒了她,她真的还想克制,不想说出更多更过分的话来。

    或许是性格使然,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像红指甲姐姐那样正面与苏宸挑衅,但那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任人搓圆捏扁,甚至如果可以,她现在恨不能上去咬上苏宸一口才好!

    “梦非你不要阴阳怪气的好不好?事实就是事实,我觉得我对你没有什么愧疚,因为我根本都没有欺骗你,我跟她真的只不过是偶遇罢了!”

    苏宸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理直气壮的她都险些要相信了!只是她又怎么能轻易相信呢?她连欺骗自己再相信他的办法都没有了!

    “就算你没有骗我,那又怎样呢?”梦非问他,“既然没有去应酬,那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去吃饭呢?不方便是吗?你忘记了?我也很想认识她啊,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吗?还是你们之间,根本容不下一个这样的我存在?”

    听着梦非的话,苏宸不禁愣了,脑中的思绪百转千回,答案终究是想告诉梦非他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梦非理解成这样,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我只是没想到……”与其说苏宸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自觉,还不如说他根本无心想到这件事情。

    不管他是真的没有恋爱经验还是本性就如此,苏宸与其他人一同共进午餐,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想到要给身为女朋友的梦非,这点认知实在令她伤心。

    “苏宸,我早已对你说过了,请你好好想一想,你究竟将我置于何地?或者是你自己看不清,你到底多重视我……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梦非脸上挂着的是完全失望的表情。

    “我跟她没有什么。梦非,其实我……她始终是不会爱上我的,我明白……”苏宸说着这话,眼瞳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情绪。

    纵使是再不易察觉,离他距离最近的自己还是准确无误的发现了他的情绪变化,梦非心脏微微一抽,只觉得像是被一根细线狠狠勒紧了一样,怎样的情绪都一涌而上,看见苏宸为曾经心爱的人黯然神伤的样子,她该作何反应?

    “苏宸,”梦非勉强支撑起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你为什么可以这么坦然的在我面前谈乱你喜欢的人究竟能不能爱你,是不是爱你!你是笨蛋吗?”

    说完最后一句,梦非甩手离开,再不理会苏宸。

    苏宸却也只是站在原地望向梦非离开的方向,他微怔了一下,从心出发是想要伸手拉住梦非,却猛然间觉得她似乎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

    他又错了吗?

    苏宸黯然,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了握。梦非这样一说,他似乎才幡然醒悟,自己在她面前提及与尹小沫有关的事情确实是大错特错,只是……他根本不曾想到这一层面,他只是想尽力解释,拿出所有的证据来证明他与尹小沫真的没有超过友情的任何关系。

    只是这样而已,不过,他似乎又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