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爱我,请吻我!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最让梦非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在她还没有来得及理清自己的情绪,正视与苏宸之间的问题时,尹小沫竟然主动找上了她。

    “梦非,你好,我叫尹小沫。是苏宸的好朋友。”那个女孩站在她面前,保持着优雅的微笑。

    看到她站在自己的面前,打心底里,梦非认为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站在苏宸的身边,还真的很有金童玉女的味道。

    只是金童玉女能走到最后的,有多少呢?梦非淡淡地微笑,歪歪脑袋,回答的算是不卑不亢:“你好,我知道你是苏宸的朋友,你有什么事找我?”

    梦非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心里暗暗叹道,如果两个人不是这样的关系,或许可以很好的相处也说不定,只是……尹小沫总给她一种奇怪的疏离感,表面上是笑意盈盈的,但那内心却似乎深的叫人没办法走进。

    相对于这种似乎表里不一的女人,梦非倒是更愿意去与红指甲姐姐那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市侩轻浮又嘴巴坏,但是实际上内里却是很单纯,够直接的女人相处。

    尹小沫既然找上了她,那么也就说明这个女人根本都不像是她表面上所给人的感觉,而且……肯定不简单。

    咖啡厅里,女人优雅的喝着咖啡,梦非与她对坐着,手里捧着这里独有的茉莉花茶,玻璃的茶杯被她握在手中反复辗转着,整个杯壁被握的温热。

    两人对坐无言了好一会,终于还是耐不住这样的气氛。

    “我……”

    “我……”

    梦非刚从口中吐出一个字,却是没想到,尹小沫竟也在同一时间出了声,二人对视一眼,一时又是无言片刻,终于,尹小沫抿着唇,笑得好看,抬抬手示意道:“你先说。”

    梦非摇摇头:“还是你先说吧,毕竟是你找我的,我也就是想听听你究竟找我来做什么?”

    “其实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我找你是因为苏宸吧?”尹小沫倒是开门见山。

    梦非同样是想硬扯个笑容来给她,却勉强了半天也没能给出一个自以为洒脱的笑容来,她还是不够大度,面对情敌,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笑得出来。同时她也想不明白,面前的这个女人在对自己笑意盈盈的时候,心里又在想着些什么呢?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的忐忑不安呢?

    “苏宸,是的,我们之间的交集应该只有他而已吧,所以你有什么关于他的要跟我说吗?”梦非端起茶来喝了一口,浓郁的茉莉花香,她却不大喜欢。

    “你现在是苏宸的女朋友。”尹小沫抿了抿唇,脸上的笑容因为这样一个动作而消失了些。

    梦非听出来了,这句话是个肯定句,心里头不知该为了她这样肯定他们之间的关系而高兴,还是为尹小沫这样一个令人不安的反应而焦虑。

    “从你对我的态度来看,想必是对我和苏宸过去的关系多少有些了解,是吧?”尹小沫还是没有拐弯抹角,这样直白的态度反而令梦非有点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们过去有什么关系吗?”梦非摇摇头,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算清楚,我搞不明白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我的反应很正常啊,只是不习惯自己的男朋友跟其他的异性太亲密,我并不觉得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啊。”

    虽然是很任性的话,但梦非却还是说出了口,言下之意也很明显,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很不满。

    尹小沫笑了笑,喝一口咖啡接着说道:“你不要误会,梦非。我跟苏宸已经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了,那天的事情确实是个误会,我跟苏宸……只是偶遇。”

    “好啊,我相信啊。”梦非终于牵起唇角来,给了她一个微笑,“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明这个的吗?我相信了,谢谢你。”

    “但是,事情也不完全是这样。”尹小沫打断梦非原本准备说出口的话,双眼微微眯起,审视着她。

    梦非不喜欢尹小沫的这种眼神,总感觉被她这么看着就好像被窥探了**一般,她似乎想从她身上看出什么秘密来。

    “苏宸现在是你的男朋友,但并不表示他一定就爱你。”

    尹小沫的口中缓缓吐出这句话来,梦非顿时睁大了双眼,手里的玻璃茶杯嘭的一声被她用力搁在桌上。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梦非不满的大声说道,“你这是来挑拨离间的,还是怎么样啊?”

    不会轻易就输给她!梦非深吸一口气,说起话来故意提高了一些声音,看似有气势,其实如果有心,仔细观察便可知道,她只是底气不足而已。

    尹小沫同样也没有想到梦非会将话说得这样直白,脸上表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赶忙解释:“梦非,我的话,你理解错了意思。”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跟苏宸分开吗?”尹小沫抿了抿红唇,忽然转换了话题,轻轻叹息一声,大有说来话长的架势。

    梦非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开始了解苏宸过去的感情经历,竟然会是在尹小沫这里。

    他们是自小开始便认识,是货真价实的青梅竹马。

    尹小沫说她至今都忘不了第一次遇见苏宸时候的情景,那时候的苏宸已经是冰冷勿近的模样了。

    她说她一直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一个年龄不大的孩子能有着那样一副表情。

    “是怎样的表情?”尹小沫形容的并不清楚,梦非有些好奇地问她。

    尹小沫稍稍停顿了一下,微笑着继续说道:“原谅我词语匮乏,实在是很难去用语言描述,如果真的要说,应该是面瘫吧。”

    “那样小年纪的孩子,难道不应该是天真无邪?不一定非要满脸笑容,却一定会是丰富多彩的表情变化吧,但当时的苏宸给我的感觉并不是那样的。”

    听着尹小沫的话,梦非想着自己曾经见到过苏宸那般惆怅彷徨的模样,似乎也能想象的出幼年时候的苏宸那么一幅人小鬼大,不苟言笑的样子。

    忽然她似乎是悟出了一些什么,抬眼望向尹小沫说道:“苏宸那时候……是不是刚好她母亲过世的时候?”

    尹小沫微微颌首:“梦非,你有时候真的很聪明。确实,那时候苏宸可能是经历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最大的变故吧。不过当时的我也只不过是个孩子,所以这件事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梦非抿着唇,难得地也让人看不透她此刻的情绪,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仅仅想从尹小沫这里知道一些苏宸的过去。

    尽管明白知道了他们两人的过去,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但她却也知道,如果不清楚他们那些曾经,自己的心里是怎么也都无法迈过这道坎的。

    尹小沫看着梦非在安心倾听,知道她是在等着自己继续往下说。

    “喂,你在这儿干什么啊?要不要跟我一起玩?”尹小沫其实并不想跟面前这个男孩说话。

    虽然他看上去白白净净,样子也挺好看的,但是那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好亲近,不过为了表现自己良好的家教,她还是主动与他交谈了。

    反正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不会答应自己的邀请吧,等一下她就可以解脱了。

    苏宸听见有人似乎在与自己说话,悻悻地并没有提起太大的兴趣。

    “哦,谢谢,不过……”

    抬起头来,他居然不自禁地愣住了。

    眼前的女孩儿一袭素雅的长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迎着阳光,看得人有些恍惚,忽地一阵微风吹过,裙裾扬起。手里抱着一只刚满月不久的小花猫,开心地逗弄着。

    “来,看看这只小猫,是不是很可爱?!刚刚在那边发现的哦,好可怜哟,应该是被妈妈抛弃了吧,不过没关系,它遇到了我嘛,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它的。”即使再不情愿,提起手上这只自己刚刚发现的新宠物,尹小沫还是难免地多起了话来。

    被妈妈抛弃的……

    没有关系,因为遇到了她……

    那个年纪的女孩子,说不上有多么的楚楚动人,却叫苏宸看得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的在天之灵,将这女孩带到了他的身边,让他感觉到不再孤单呢?

    “好啊,我们一起玩吧。”轻轻点头,他鬼使神差地将原本想要拒绝的话语吞了回去。

    倒是尹小沫有些诧异,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应了自己的邀约。看着他那双单纯的眼眸,她虽心里也不是很愿意,却也不好拒绝的。

    本以为两人会一直都是这样的普通交集,尹小沫并不介意做苏宸的朋友,但却再无超出朋友之外的感情,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苏宸原来不仅仅只是无趣,甚至连性子都不是一般的倔强,似乎就像很多人所说的,越是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的人,内里反而是越发的执拗。

    苏宸或许就是这样的吧,他下意识的与所有人隔绝,只与尹小沫亲近,但越是如此便越容易产生一些迷恋依赖的情愫。

    连尹小沫自己都有些惊讶,她竟然真的如此与他不咸不淡的一直交往了许多年,一晃两个人便都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

    苏宸对尹小沫是百般的好,不仅仅是她,就连她身边的一干好姐妹们都是知晓的一清二楚,也总爱拿这样的两人打趣。

    “哎?!今天怎么没有看到你那个帅气的苏少爷来接你回家啊?”

    尹小沫有些无奈地叹气,瞥了身边的好友一眼,警告道:“你们啊,以后不准再这样说话了!万一啊……我要是真的找不到男朋友了,你们可要全权负责!”

    “你还指望着找男朋友呢?”好友们不禁都诧异地望着身边这个人,七嘴八舌地问道,“难道苏宸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他喜欢你吧?难道……你不准备回应他了?”

    “你不会不喜欢苏宸吧?”

    “他明明看起来还不错啊,人长的不错,家世也挺好的。”

    “对啊,他人虽然看起来是冷了点,但对你真的是很好唉。”

    “就是嘛,我们看着都觉得眼红啊……”

    尹小沫耳朵里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话忍不住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脸色有些不好地警告她们。

    “我当然不会喜欢苏宸啦,长相嘛,又不能当饭吃,我觉得只要自己看着觉得顺眼的就好了,并不是一定要多帅气,至于家世嘛,说实在的,我自己家里的条件也并不差,更何况我们现在年龄也还小,又不是就谈婚论嫁了,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她想了想,继续补充:“关于你们说的他对我好不好,又不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那时候的她实在是想不出原因,不知道为什么苏宸会认准了她,就像她的那些好姐妹所说的,苏宸要什么有什么,明明可以找到一打她这样的甚至是更好的女孩子吧。

    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尹小沫只得苦笑:“苏宸人其实是不错的,但……喜不喜欢这种事情,真的是要讲感觉的。他这个人实在是闷的可以,我也尝试过喜欢他。只是你们也去感觉一下嘛,让你们和男朋友呆一个下午,只说两句话,你们试试能坚持多久?我觉得我可以跟他这样保持朋友关系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梦非听着尹小沫将故事说到这里,端着玻璃杯的手不禁轻轻一抖。

    “你……怎么这样说他?”微微蹙眉,她虽提出了异议,其实心里也清楚,尹小沫说的那些,不过都是事实而已。

    自己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吧,她的整颗心都在他的身上,有时也会感觉到疲惫与不安,更何况当年不喜欢苏宸的尹小沫呢!

    “是啊,那时候年纪小……”尹小沫笑了笑,很轻的,让人品味不出这笑容里的意味来。

    “只是,我说完这话之后便就后悔了。”尹小沫咬了咬唇继续说下去,“因为,那些话都让苏宸听到了。”

    梦非睁大了眼睛望向尹小沫,心中微微一痛,她比谁都清楚被喜欢的人拒绝的滋味,更何况她还说了这样多伤人的话,那时候的苏宸该有多伤心呢。

    “我……我曾经……在苏宸那里,见到过一张你的照片,后面写着——苏宸,我只爱你。这样一句话,那应该是你写的吧?这个……难道不是你已经喜欢上了他才会这样表达的吗?为什么……为什么后来……”

    “照片……原来……他竟然还留着那张照片。”尹小沫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是惊喜或是诧异,可口中却说着,“那不过是个玩笑而已。”

    “玩笑而已!!”梦非听到尹小沫如此漫不经心的回答,也不知道是为了苏宸不甘心,还是为了自己,更提高了一些声音反问她,“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说!”

    明明是让苏宸那么珍惜的,让自己那么介意的东西。而从她的嘴里提起,竟然是如此的轻松,好像一文不值似的。

    “那种东西,我根本就不记得他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哪次我觉得厌烦了,随手写下打发他的,也可能是忘记送他生日礼物,然后随手补了一个。”尹小沫漫不经心地说着,脸上带着微笑,却让人觉得那笑容假得可以。

    那一瞬间,梦非甚至觉得尹小沫的脸上并不是在微笑而是在哭泣。

    仅仅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吗?连梦非都有些怀疑了。

    尹小沫捏着咖啡杯的手不着痕迹地用力了一些,她轻轻抿着唇。

    那张照片,其实是她在离开中国的时候送给苏宸的,背面写着那样的字,也完全是她出于一点小小地自尊心作祟,确实如此,曾经的朝夕相处并不只是摆设而已,但她却无法在那样拒绝过苏宸之后,再重新表达出自己的情感。只是那时候的她甚至是希望苏宸在发现了她写在照片背面的那些字之后,不顾一切地去寻找她。

    只可惜,他没有……甚至可能,并没有发觉她写在照片后的那些字。

    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与苏宸开了一个玩笑,还是老天对自己开了一个玩笑,或许无关痛痒,或许……就会如此抱憾终身了。

    “再后来我就去了国外。”尹小沫放下手里的咖啡,抬起头来看了梦非一眼,表情恢复地很快,其中所含的愧疚之色也少了许多。

    “那你现在,回来找他是什么意思?过去的你,根本都没有喜欢过他,你现在……”梦非有些语无伦次,心里百般滋味说不清道不明。

    “或许我是喜欢过他的,只是当年的我不自知而已。如今暮然回首才发现,他原来才是我最好的选择。”尹小沫打断梦非的话,“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说实在的,我也觉得我这样真的是有点不要脸,但是……梦非,爱一个人难道不就是为了他着想吗?你现在确实是在苏宸的身边,可……你不想让他变得更快乐一些吗?”

    梦非的喉咙哽咽了一下,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明白了尹小沫的意思,她今天来说了这么多话,与自己聊了这样多的过去,不过都是在告诉自己一个事情而已。

    苏宸曾经如此执着于尹小沫一个人,甚至现在可能也是,所以想要苏宸更快乐,更幸福,只有自己放手了,让他真心大胆的去追求他心里真正想要的,那才是最好的结局。

    梦非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有些事情说来简单,一句“对最爱的人放手才是最爱他的表现。”这话说的容易,可要真的做来,只有在这迷局里被困住的人才知道是有多难。

    一直都以为自己这次真的是抓住了幸福,即使有争吵,有不甘……

    其实错的还是自己吗?

    “我……”梦非拿起桌上的茶水,灌了两口,继续说道,“我会考虑考虑的,只是我想。尹小沫,即使我对苏宸放手了,能给的却只有你们自由活动的空间罢了,至于他是不是真的还爱你,你们是不是真的还能在一起,一切……可能只有你自己才能把握了。”

    即便是她放手了,选择权却也一直掌握在苏宸的手里,但不论他如何的选择,梦非却也都真的是希望他能幸福而已。

    晃晃的梦23:00:27

    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内在很闷骚23:01:27

    什么?离开?!去……去哪里?怎么这么突然?发生了什么吗?

    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位与她经常交心谈天“闷骚先生”,虽然一直以来两个人都并没有见过面,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但梦非就是觉得自己与他特别的投缘。

    从平时的对话中可以感觉得到,他是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或许还真的是外在很冷酷,内心很火热的闷骚型人物吧,只是从他语句中的急切也可以看的出来,他似乎真的很关心自己。

    这个人似乎上网的时间都很晚,今天梦非等了很久才看到他上线。

    晃晃的梦23:02:12

    O(∩_∩)O不要太紧张,没关系的,我只是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让两个人都想清楚吧。

    内在很闷骚23:02:57

    那……

    内在很闷骚23:03:54

    你还喜欢他,对不对?

    晃晃的梦23:04:12

    哈哈,干嘛这么问?

    难不成……是想追我?

    内在很闷骚23:05:04

    我……

    晃晃的梦23:06:12

    不用担心,和你开玩笑呢。

    ヽ(ˋДˊ)ノ不要太过分哟,就这么不想追我嘛!!!

    内在很闷骚23:07:04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内在很闷骚23:07:44

    只是想问你……你是不是,是不是还喜欢他?

    晃晃的梦23:08:52

    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点奇怪哦。怎么总是问我这样的问题?

    今天的内在很闷骚,确实有点怪怪的,说不上来有哪里不对劲,但梦非总觉得他说话的口气与平时明显有着区别。往常时候总是不紧不慢,还冷静地帮她分析很多事情,而今天呢,这些话好像很急切,而且显得很慌乱。

    内在很闷骚23:10:14

    没有……你要去哪儿?我刚刚问你那些话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么突然的一个决定,他还不知道你要离开的事情吧!

    晃晃的梦23:11:52

    嗯,他不知道的,我也不想让他知道……

    晃晃的梦23:12:32

    哎,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是这样的,最近……他真正喜欢的人回来了。

    梦非打字的手停顿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刚好跟他吐个槽也好,也就没有大意地继续说下去了。

    晃晃的梦23:14:58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介意他的事情,我有时候也在想,这样的自己太过矫情了一些,但是……就当是我在为自己开脱吧,我觉得或许这正是我在乎他的表现吧,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人,我根本不会在意他的过去还是未来……

    正因为是他啊,是我喜欢的人……

    所以……

    内在很闷骚23:16:14

    你要去哪里?我觉得他还是在乎你的,不要太冲动,这种事情……

    你等等……

    晃晃的梦23:17:58

    明天……明天早上的飞机,飞云南。

    内在很闷骚23:19:16

    这么快?去云南?为什么?!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梦非暗暗觉得好笑,也不知道这位同志激动个什么劲儿,难道是真的怕自己走了?不过若是他身为一个单纯的网友来说,她去哪里应该都不是问题吧,就算是去了美国,她照样可以上网啊。

    晃晃的梦23:20:18

    我想先离开再处理公司的事情。

    虽说这样好像比较不负责任,但如果不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得掉呢。

    内在很闷骚23:22:16

    明天早上的飞机,飞云南?哪一班?

    晃晃的梦23:23:22

    喂,你问得这么仔细干什么?

    梦非有些警惕了。

    晃晃的梦23:24:21

    你是想来送我?还是怎样?

    内在很闷骚23:25:16

    没有,我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去送送你吗?毕竟我们都没有见过面,也算是做了这么久的朋友了。

    晃晃的梦23:25:51

    这个……

    内在很闷骚23:26:18

    别拒绝我,梦非,我……

    晃晃的梦23:25:51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内在很闷骚23:29:12

    因为我在人事部,所以对于公司里人员方面的事情都比较了解。

    内在很闷骚23:30:00

    梦非你的名字很容易认,所以……我猜出来。

    晃晃的梦23:30:51

    原来……是这样吗?

    虽然觉得有一点点不太对劲,但梦非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并且说好了,如果他真的想来见她一面的话,她也不会反对。

    到了第二天早晨,梦非带着收拾好的行李,没有让爸妈送,独自来到了机场。

    梦非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来回观望着,并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人物。

    她暗暗低笑,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点神经质,毕竟自己与“内在很闷骚”不算是很熟悉,也并没有什么非联系不可的关系,而且似乎自己也太迟钝了一点,让他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却都忘了问他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人,梦非隐约有些小小的期待,却又不知道那份期待从何而来。

    想了些有的没的,快要登机的时刻,梦非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苏宸,尽管一直控制着自己,让自己不要再去思考苏宸的事情。

    她这次……

    就是想让自己再冷静冷静,一个人潇洒一下也许并非坏事。

    直到最后,梦非登机也没有见到有人来送她。当然,她也只是淡淡一笑,对于“内在很闷骚”的事情她已经不太介意了。

    至于苏宸……

    梦非翻开手机,最后看了一眼,没有一条短信或者是未接来电,最后按下关机键。

    当初与苏宸的缘分多少也是从这部手机开始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可笑荒唐,但的确就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

    只是老天爷总不会让所有的事情都顺顺利利,或许没有尹小沫的出现,他们之间也会遭遇其他的困难。

    梦非在自己的位子上坐稳了,提示飞机快要起飞,梦非看了看周围,大多坐满了人,唯独自己身边的位子还是空荡荡的。

    或许没有人了吧,也还算安静了。

    她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准备在打盹中将这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给消耗过去。

    就在她进入了恍惚朦胧状态时,感觉到身旁有个修长的黑影遮住了一些身边的光。

    原来旁边的位置是有人的啊,不过他来的未免也太迟了一点吧,恐怕是在最后时候才跑上来的。

    梦非头脑有点不清楚地乱想着,只听见一旁的空姐走过,说了句什么,她没太听清,可身旁那人不紧不慢地回答,传来的声音却熟悉地让梦非一下子惊醒了。

    可再睁开眼睛,身旁的位置却又空了。

    梦非紧紧皱了皱眉头,用手拍了拍脑袋,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遇见了真实情况还是在幻听呢。

    可是那个人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连说话的口气都是那么的相似……难道真的仅仅是一个很像的声音而已吗?

    梦非稍稍有些不安地来回看着,忽地,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熟悉,却又让她有些想哭的声音。

    “梦非,你是在找我吗?”

    梦非身子一震,只觉得头脑嗡地一声,更觉得自己是在梦中了。

    “梦非……”

    她以为她是在做梦,她希望她是在做梦,可那个声音又再一次提醒她,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出现在她身边的人。

    “你……你怎么会……”

    梦非转过身来,不可置信地望着身后的人。

    男人一身白色的休闲服配上淡淡的笑容,耀眼无比,此时望着梦非的眼神也温柔地令人觉得不可置信,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儿能敌得过心爱的人如此看着自己的模样。

    “梦非,为什么要离开?”苏宸的声音低低地,不是质问,甚至带着一丝歉疚,“我……无法说什么其他的,但过去的便过去了,现在的我只有你。只希望和你在一起,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在你说你要离开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多害怕吗?”

    “我承认,我曾经……”苏宸用力抿了抿唇,停顿了一下,虽然有犹豫,但是他不想隐瞒,他要继续说,他必须将所有的事情都跟梦非说清楚,“我曾经对尹小沫有过一些超越朋友的情感,但那都过去了,不是吗?然而我不想以前失去一次,现在又失去一次。不要总是自以为是,梦非!你以为你那么不重要吗?为什么能这样轻易的说离开就离开,甚至连说都不对我说?你到底是如何想的,我不明白。”

    梦非咬紧下嘴唇,不说话,只见苏宸也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她的身边。

    “啊……喂,对了,我想问你,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现在这个才是最大的问题吧!明明自己没有告诉他,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苏宸清了清嗓子,小小地掩饰了一下。

    “你是听谁说的?总不会告诉我,你是自己猜出来的吧?可别骗我!”梦非尽量做出严肃的表情,可气鼓鼓的样子却还是叫人看着觉得可爱,有点想要更进一步欺负她的感觉。

    “是你……自己跟我说的。”苏宸稍微停顿了一下,说出口来这句话的时候,梦非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一方面觉得他这句话不像是解释,而是掩饰,另一方面又觉得苏宸应该不会撒谎才是。

    警惕地望了苏宸一眼,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梦非的心里出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

    她今天要飞云南的事情除了家人根本没有人知道,只有……

    梦非鼓了鼓腮帮子,瞪了苏宸一眼,难得的见到这个万年冰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心虚的模样。

    “你是……你是……他?!”梦非皱着眉头,怎么也没办法将那个名字与苏宸联系上。

    苏宸没说话。

    “你你你,你这是欺骗,你这个大骗子!”梦非惊叫一声,发觉周围的乘客的目光都朝自己望了过来,稍稍收敛了一点自己的气势。

    她难得在苏宸面前表现出这样激动,这次真的是被惊吓到了。

    她怎么也都没想到,那个每天晚上与自己袒露心事的人竟然就是苏宸?!

    梦非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与苏宸在各自的位置上做好,飞机已经起飞了。

    “那个……你……就是那个‘内在很闷骚’?”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梦非还是有些不自然,清了清嗓子。

    “额……嗯。”苏宸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赶忙解释,“那个账号那时候是苏远帮我申请的,所以……名字什么的,都是他弄的,我也没想到他会给我弄这么一个不正经的名字,再后来跟你有了联系,我又怕改了网名,你会不认识我,所以就一直沿用了。而且……梦非,我发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并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并不是有意想用其他的身份来接近你。当初也是你先找我说话的,对不对?”

    讨好地望着梦非,苏宸在这丫头的面前早已没有了总经理一贯的威严和冷酷,当然,也仅限于在这个女孩儿的面前。

    苏宸明白了自己的心思,早已不用苏远这个狗头军师的开导了,只是他太不懂得改如何表达。

    如果让他将自己对梦非的心情用语言表达出来,那可能比让他当着公司所有人的面笑一笑还要困难,但这并不代表他对梦非就是没有感情的,相反的,对苏宸来说越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便是陷得越深的。

    当他在网路上看到梦非提到自己要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不再像自己了起来。

    苏宸何时陷入过这样慌乱的境地,甚至是在面对QQ打字的时候都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他是害怕的,害怕梦非和自己的母亲一样离开自己,害怕梦非像曾经的尹小沫一样弃自己而去。

    要再一次失去最爱的人,苏宸不知道自己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只会比过去更痛苦。

    当初年纪还小,苏宸只知道在自己失去了母亲之后,便将全部的心思投入到是尹小沫的身上,现在再想来,苏宸已不明白自己当初对她的感情究竟更侧重于哪一点。

    但不论那时候对尹小沫的感情是什么,现如今苏宸对于梦非却是早已放不下的了。

    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不能没有她了,身边总是围绕着这么一个小东西,平时或许不大注意,但真的不在的时候却总会觉得缺少。

    梦非总是在为他努力,不论是工作上还是感情上。

    早就已经放不开了,这次,苏宸当然不会轻易放手。

    “原来是苏远那个家伙,现在想想也确实,这个鬼名字,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我那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还真的是这样啊,怪不得呢,我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是怎么也都没办法猜出用那个账号的就是你……”梦非皱着眉,一个人小声在旁边嘟囔着,忽然想起什么来。

    “对了!你还是个大骗子!”梦非哼哼一声,接着说道,“你骗我,说你自己是人事部的,对不对?!”

    苏宸被这么一反驳,还真的没有了言语,也没办法解释自己到底是如何想的,只怕越说越乱,越描越黑,但自己当时说出人事部这个职位的时候,还确实没有欺骗梦非的意思。

    当初他也不知道那个主动找上自己的女孩是梦非,只是后知后觉,已经再没办法开口说出自己的身份了。

    原以为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吐心事的人,没想到兜兜转转,那个竟然还是梦非。

    “或许这就是缘分吧。”苏宸看了一眼梦非,继续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在后来的聊天中才慢慢发觉原来一直跟我说话的那个人就是你,至于撒谎说自己是人事部的……我总不能跟别人说,你正在聊天的那个人就是总经理吧,我想,那样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人跟我说话了。”

    苏宸话说到这里,梦非又觉得有些不忍心了,她心里也清楚大家对他这个小老板的偏见,说不出什么来。

    “再说了,总经理也管人事方面的事情,自然也不算撒谎了吧。”苏宸转而说道。

    梦非瞪他一眼:“强词夺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苏宸在她的面前已经也可以这样轻松地说一些本来想也不敢想是他会说的话。

    梦非其实还是很开心的,今天意外地见到了苏宸不一样的一面。

    “那现在……梦非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忽然这样不告而别吗?”苏宸紧张地问道。

    梦非掩唇,忍不住笑了起来,却又认真地转过脸来望着他,很郑重地问:“苏宸,其实……你今天能追我到这里,我就已经好感动了,只是……”

    “梦非,你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只是’。”苏宸比先前更紧张了一些,生怕梦非说出什么拒绝他的话来,毕竟都已经跟到这里来了,不论梦非再说什么,他也都不会再放弃,也更不会像之前一样犹豫不决。

    梦非,只有一个。

    若是这次失去,往后就再也找不到一个会因为他而哭,因为他而笑,因为他儿努力奋斗的人了。

    越是这么想着,苏宸便越觉得放不开梦非。

    “这个‘只是’我还是要继续说下去的。”梦非抿唇笑了笑,“苏宸,你告诉我,你这次跟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你是公司的小老板,总有一天会变成大老板,你这次能翘班出来找我,陪我几天,那以后呢?”

    苏宸听着梦非的话,不紧不慢地回答:“继续陪着。”

    梦非听到苏宸这话,倒是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镇定地问他:“那你的公司怎么办?还有……尹小沫那边……”

    “没有什么公司,也没有尹小沫。”苏宸微笑,“我也和你一样,任性一次,这次只有你。”

    苏宸难得的情话说得梦非面红耳赤,表面上依旧强装着,心里却早已天翻地覆了。

    “你为什么跟着我来?怕我不回去了吗?”

    “你……你难道不是……”苏宸疑惑地望向梦非,“难道不是为了逃离我,再也不回来了,所以……”

    “怎么可能。”梦非轻笑着,满意地望着苏宸困惑不解的表情有点小小地幸灾乐祸,“我爸妈都在,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孤身闯到云南那种地方去,你可怎么想的?”

    况且,她才没有想过要逃呢!

    只是一个尹小沫而已,她怎么会轻易就认输逃避?苏宸未免也太小看了她一点吧,她不过是……

    “那你……”苏宸听了梦非的话,不禁问道。

    “苏宸,你听说吗?有人说丽江是最容易发生故事的地方。我想既然在丽江这个地方发生过那么多的事,经历过那么多的人,在那里,一定也会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或许我的幸福不一定是你,你的幸福不一定是我,但……我们都有资格去追寻,不是吗?”

    “会的。”苏宸忽然坚定地回答梦非,并没有任何的犹豫,“相信我,我们会幸福的,而且是我们一起。”

    真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但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现在所要做的,或许跟他一样,那便是相信,相信他们会在一起,会幸福,不再怀疑。

    梦非微微笑了笑,转过脸去,望了望窗外。

    原本还想着,这次美丽的丽江之行,会是自己单独一人,虽然想到过要在这里追寻一些东西,之后可能与苏宸一起来,也可能以后都会是自己一个人来,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跟着自己,一起坐在了去丽江的飞机上,甚至还对她说着这样的话。

    世事便是如此的难料,亦如当初梦非料不到自己会爱上苏宸,料不到自己会与苏宸有交集,料不到自己会与他交往。

    然而,正是因为有着太多太多的意料之外,却反而让人觉得并不是再是意外了,就像有人说的,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他们之间,怕也是注定的了吧。

    梦非冲着苏宸眨眨眼,微微一笑道:“这次勉强就让你跟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