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相性十问

戚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NO.1

    相性十问之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梦非抱着一盒草莓,津津有味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人与自然》节目,苏宸凑过来,挨着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梦非转脸看了一眼苏宸就继续扭过头来吃草莓,看电视。

    “苏宸,如果让你用一种动物来形容我……你觉得能是什么?”中间广告时段,梦非没有来回换台的习惯,于是和苏宸没话找话说了起来。

    苏宸用自己一贯很认真正视每一个问题的态度来思考梦非提出的这个问题,然后也很认真地回答:“小猫。”

    “啊?!”梦非没有料到苏宸这么一个回答,本来嘛,不期待他回答什么“金丝雀”,“白狐狸”之类的美丽动物了,怎么一开口就是猫。

    “我哪里像猫了!”梦非提高了些声音,伸手紧紧捉住苏宸的胳膊质问道。

    “嗯,现在倒是不像猫了。”苏宸点点头。

    “那……又像什么了?”梦非眨眨眼,还是有点期待苏宸的答案。

    “像……炸了毛的小猫。”

    “……”

    ——如果说,当时抱着一只小猫的尹小沫在无意间打动了苏宸,那么梦非就是那只不停用舌头舔着苏宸,尽力用自己身体里全部的温度温暖苏宸的那只小猫,然而确实如此,她用自己,融化了苏宸的心。

    NO.2

    相性十问之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马上就是梦非的生日了,生日的时候生日礼物自然是缺少不了的,其实梦非是不大在意这些的,但苏宸却为此头疼的不得了。

    梦非喜欢什么送什么?苏宸想想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两个人相处了这么久,基本上对对方的性子与喜好都了解的差不多了,梦非喜欢的东西苏宸也送的差不多了,而且……

    似乎总是送那么几样,比较没有创意。而且……想到之前自己送梦非项链那次,他就不敢随便的造次送一些自我想象中觉得很好的礼物给她了。

    这一次,他想给梦非一个惊喜,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

    “是啦,你就是这么迟钝,难得你也会想到要给梦非一个惊喜。”苏远望着前来取经,一脸愁容的苏宸忍不住嘲笑他。

    “我来不是让你教训我的,能帮吗?”

    苏远撇撇嘴,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一直都这么无趣啊,说话又直接。

    不过……看在他有那么一点点觉悟,还会为女朋友的生日礼物这样的事情而烦恼的份上,就帮他一次好了。

    于是乎,梦非在晚上下班的时候便面临着这样一幅景象。

    她走出办公室,迎面走来一个手里拿着玫瑰花的小朋友,冲过来便将火红色的玫瑰花赛到她的手上。

    “生日快乐。”

    “啊……嗯,谢谢。”梦非愣了一下,还是微笑着道了谢。

    真是奇怪啊,她认识刚刚那个小孩吗?还是这个小孩儿是送花的?但是……这花是谁送的呢?又怎么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

    就在她觉得奇怪的时候,从走廊的另一头又走来一个中年男人,面容柔和身材高大,在梦非的记忆里并没有搜索到他的存在,只是这个时候他的出现同样也吸引了梦非的目光,因为他的手里也拿着一只火红的玫瑰。

    “生日快乐。”男人温柔地笑着,手里的玫瑰也递到了梦非手上。

    “谢,谢谢……”梦非这回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只能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手里拿着鲜艳的玫瑰花。

    接着又是一个人……

    然后第四个,第五个……

    直到她的手里的玫瑰都快要拿不下去的时候,最后一个人出现了。

    苏宸手里拿着一只玫瑰,递到梦非的手里:“生日快乐,刚好100朵玫瑰……十全十美。梦非……”

    苏宸说着,低下头来,姿势亲昵地凑近到她的耳畔,声音低沉悦耳:“我爱你。”

    梦非脸上微微泛红,却不只是本来的颜色还是被眼前火红的玫瑰映衬的。

    她瞪了一眼苏宸,刚刚就想到了,这种无聊的事情……一定是他做的。

    “苏远又教你什么了!”她轻笑着,很轻易便戳穿了苏宸的把戏,他才不会做出这种所谓浪漫的事情来,即使有那个心情,恐怕也想不出这样的馊主意吧。

    苏宸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没有接着梦非的话,只是小心翼翼地问她:“喜欢吗?”

    梦非抱着花束,稍稍歪了歪脑袋笑着。

    她又怎么能不喜欢呢?

    ——主意究竟是谁出的,花是谁送的,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了,只要她懂,他只是想借机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这就足够了。怎样的礼物她都不在意,只要是苏宸用心送的,她都喜欢。

    NO.3

    相性十问之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梦非最近发现苏宸越来越爱说话了,当然,这本身是一件好事,可是只有梦非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因为苏宸确实是多话了,表情也比起过去丰富很多,但那只是在自己面前的表面现象而已,是的,苏宸只是在对着自己的时候才多话多表情,当梦非察觉出这个现象的时候,苏宸已经维持这种状态很久了。

    “那么……散会。”苏宸扫视了一眼小会议室里的下属,宣布会议结束。

    所有的人都觉得松了一口气,赶忙离开。

    梦非站在公司楼下,终于是等到了苏宸出门。

    “怎么不在楼上等?”苏宸微微蹙眉,望着冻得鼻头有点发红的人不满地说道,“刚刚不是和你说了我开会要稍微晚一点,让你在办公室等着?”

    “哎呀,这不是大家都急着回家吗?我一个人在里面呆着,他们都不好意思走了。”梦非讨好地吵苏宸笑了笑,伸手上前挽住苏宸的胳膊,拉他赶快上车。

    “衣服又穿这么少,跟你说过了不要太在意形象,保暖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冻到感冒吗?还有……”

    “喂喂喂,苏宸苏大少爷!”梦非受不了地打断他的话,做出惊讶的表情来望着他,“怎么以前没发现啊,你这个冰山面瘫脸竟然也这么多婆婆妈妈的废话!”

    “什么冰山面瘫脸。”苏宸口中说着不满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柔和的,“别总跟着苏远学那些奇怪的话……而且……”

    苏宸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我有变得很多话吗?”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梦非无语问苍天,哈哈一笑让苏宸小心开车。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它让我们还原成最原始的自己,却又变得不像平时那个戴着面具的自己。唯独只有在一个特别的人面前,我们总是会变得很奇怪却又很诚实,甚至连自己都不曾发现。

    NO.4

    相性十问之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梦非看着苏宸笑了笑:“对了,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嗯?!是什么?”

    “那个,你有没有养过猫?”梦非旁敲侧击地问他。

    “没有。”苏宸斩钉截铁地回答。

    梦非有些奇怪地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说出口来:“咦……不对啊,那,那只猫呢?”

    “什么猫?”苏宸还是奇怪,不知道梦非怎么忽然开口说了些自己听不太懂的话,“你想养只猫吗?”

    梦非摇摇头:“你没捡过什么小动物回家?”

    梦非左思右想都觉得不会啊,第一次见到苏宸时候的那只小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但看样子苏宸应该不会将那只小猫丢在那里,或者只喂它吃点东西而已吧。

    “哎?!你怎么知道?”苏宸忽然觉得有点惊奇,转念一想,恍然大悟,“你看到了?”

    “我,我不是故意去偷看你的啊。不过说起来……你到底把那只猫弄到哪儿去了?”

    苏宸点点头:“是没丢,现在给苏远养着呢。”

    梦非比先前更惊讶了:“苏远养着?不会给养死了吧?”

    苏宸眨眨眼,似乎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应该不会吧,他比我时间多得多,所以……我想他养着应该更好吧。”

    梦非无奈地笑:“下次去问问看嘛,如果他要是养不来的话,我帮你养好了。”

    苏宸点点头,伸手揉了揉梦非的脑袋:“好。”

    梦非呵呵地玩笑道:“你一定不知道吧,其实我早就暗地里观察你了。”

    苏宸抿了抿唇,倒是郑重其事:“嗯,其实你一定也不知道,我……也早就在暗地里观察你了。”

    梦非眨巴眨巴眼睛,赶忙追问:“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真的假的?快告诉我吧……”

    苏宸淡淡地笑了笑:“秘密……”

    ——或许这不算是初遇时候的经历,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或许是你,或许是我,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已经被对方看在了眼里,那些东西兴许就是传中的命中注定吧。

    NO.5

    相性十问之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我那个告白……其实确实是逼不得已的。”梦非正视着苏宸,“你可不要太得意,觉得是我先说喜欢你的,你就可以任性妄为!”

    苏宸微笑了一下,没有出声。

    梦非被他这笑的头皮有点发麻,哼哼一声,扯住苏宸的胳膊说道:“说你喜欢我。”

    苏宸被她小无赖的样子给逗的更乐了,凑近她的耳畔,说了一句什么,梦非那张白皙的小脸立马烧红了起来。

    ——重要的不是谁先喜欢上谁,谁先说的我爱你,重要的也不是谁先不喜欢谁,谁先说的分手吧。此刻对于他们来说,重要是,现在他们正爱着。

    NO.6

    相性十问之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梦非托着下巴,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出神。

    她现在的工作基本上整天都是跟在苏宸的身后,虽然在他的正事上梦非不能起什么作用,但一些需要耐性或者是很少有些愿意去打下手的工作梦非都可以去做的很好。

    但是……他们两个人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约会之类的了。

    梦非多少还是有点小怨念的,他们两个这应该算是办公室恋情了吧,总这么天天看着,会不会没了激情啊?

    人没事儿做的时候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这边苏宸还反应迟钝,自然是一点也没觉察出梦非的异样来。

    直到最后,还是梦非自己提出了:“苏宸,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比较无聊啊?”

    “有吗?”苏宸回答的简洁,当然,这也不过是他一贯的说话方式罢了。

    “是啊……你都没有发觉啊?我们现在整天就是两点一线。”梦非再试探着,“想想看嘛,以前咱们好像也没这么无聊吧,也不要去什么新鲜的地方了,就去咱们经常去玩儿的地方吧。”

    “这样啊……”苏宸点点头,于是将车头调转,开往了……

    “为什么会是我家啊?!”梦非不满地坐在沙发上,一边剥着橘子,一边望着那边正在与老爸探讨房价问题的苏宸。

    “因为我们经常约会的地方……好像就是你家啊。”苏宸有些无辜地望了梦非一眼,接着继续回过头去与梦爸爸聊天。

    梦非撇撇嘴,原来他们一直这么无趣啊,约会的地方……就是自己家,不过嘛。

    感觉似乎也不错。

    ——生活就是一直在这样简简单单地运行着,偶尔可能会出现一些惊心动魄,但正像他们的故事一样,颠簸之后,总会趋于平静,只要简简单单地爱着,生活着,就已经足够了。

    NO.7

    相性十问之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某个周末,梦非被老妈拉着,硬是去了小九华烧香拜佛,还美其名曰,帮她和苏宸测一测姻缘。

    “这么说起来,我跟苏宸都这样儿了,您还觉得我跟他没姻缘呐?”梦非有些受不了的望着自己老妈。

    梦妈妈递过一炷香去给梦非:“别废话啊,扰了神灵。”

    梦非撇撇嘴,想您知道我这性子要惊扰神灵的,还带我来呢。

    梦非虽然心中是如此想着的,但真正的烧香拜佛起来却还是很诚心的,既然都已经来了,不如也让自己有那么一些寄托就好。

    人总是需要有那么一个信奉的东西,即使是无神论者,也终究会有那么一个等同于神的东西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处于令他信仰敬佩的地位。

    或许是人身处于这样的地方,想的便也就多了。

    淡淡的檀香气味,梦非忽然想到了这么一句话: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与你的擦肩而过。

    那么,她与苏宸的这一种缘分,不知是要在前世相遇过多少次才能如此呢?

    如果还有来生的话,一定还要在一起,啊,如果那么贪心的话,今生是不是要多看几眼才能成功?!

    梦非忽然有点想见苏宸了,拜完了那最后一炷香,便也不管老妈的唠叨,只为多看苏宸一眼。

    ——如果有来世的话,一定要让我们之间的缘比今生更深。

    NO.8

    相性十问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梦非……痛不痛?”

    “唔……嗯,有,有一点……哎哎哎,还是,还是算了吧。我,我最怕疼了……”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还说算了?不行。”

    “不要……啊,疼……呜呜……苏宸!你也,你也太心狠手辣了。忽然就这么刺进来!”

    “就是要趁你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才好。”

    梦非涨红着懒蛋,手指上的刺痛肿胀的感觉越发明显。

    轻轻牵起梦非的手,苏宸将她已经被挑出刺来的手指放在冷水下面冲洗。

    苏宸的侧脸很耐看,他悉心地为梦非清洗伤处,认真地表情也更是吸引人的目光,梦非看着这样的苏宸,有些许的恍惚,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全身心的便都是属于她的了。

    “苏宸……”梦非手指轻轻颤动了一下,兴许是以为她更痛了,苏宸手上的动作越发轻柔了起来。

    其实……他也会懂得心疼人,也会变得温柔无比,只是要看对象是谁,梦非的心脏怦怦地剧烈撞击着,现在的苏宸,只看着她,只属于她,只有她才能让他露出或担忧,或心疼,或无可奈何的表情。

    正在发愣的梦非感觉到额头上被轻轻敲击了一下,眨眨眼,望向苏宸。

    “下次别再这么冒失了,木刺要是长进了肉里,可不是开玩笑的。”

    梦非揉了揉脑袋,点着头有些傻傻地笑了。

    ——不需要更多的确定,那些曾经的不安,有过的彷徨一概不见,他就在她的身边,与她如此的靠近,苏宸是属于梦非一个人的,每每想到这个事实,便不由得她不心跳加速。

    NO.9

    相性十问之你还记得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对方动心的吗?

    电视上演着哭哭啼啼的韩剧,梦非盘腿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说不上有多好看,但确实也是打发无聊时光的一个好方法。

    “你到底爱没爱过我?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总是感受不到你对我的爱。”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可以相信你吗?”

    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不停地碎碎念着,梦非眨了眨眼睛,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笔记本电脑工作的男人。

    “苏宸,工作很忙啊?”她笑了笑,凑过去从后面搂住苏宸的脖子。

    苏宸身体轻轻动了一下,并没有多在意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女孩,早已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亲昵的动作,他也乐得自在。

    “还好,你看一下。”苏宸手指点了点电脑屏幕,“最近公司在这个项目上突破很大,我觉得以后可以多在这方面着手……”

    梦非翻了翻白眼:“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每次一提到工作他就开始一改常态,滔滔不绝了。

    听出了梦非的不耐烦,苏宸轻笑一声,立马收声。

    “呐,能问你个问题不?”梦非双唇凑近在苏宸的耳畔,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朵上,让他忍不住微微红了耳根。

    “什么?”

    “你……喜欢我吗?”

    这丫头,八成又是被刚刚那部韩剧给传染了。

    “到现在还这么不信任我?”苏宸一侧身,并没有给予她回答,却伸手搂过梦非,低下头来便吻住了她的双唇。

    “呜呜,嗯……”

    被苏宸的主动惹地满脸通红,被轻轻放开的梦非喘息着瞪他一眼,却看不出太多的怒气,满满的都是撒娇的情绪。

    “不是不信任你。”梦非歪了歪脑袋,“只是……怎么也想不通,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为什么会喜欢我。总觉得你会对一个人心动……”

    “很奇怪吗?”苏宸摇摇头,“我也是有感情的人,为什么不能对一个人动心?为什么不能喜欢上别人?”

    既然她想听,那便告诉她吧。

    苏宸早已想明白了,跟梦非在一起啊,如果不将那些她担心的事情说清楚讲明白,那她就会永远都不安心。

    “要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你,看到你那么一副鬼灵精的模样,好像跟我平时见到的那些女生都不太一样。难得对一个女生这么感兴趣,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就喜欢你了也说不定。”

    “要不要太敷衍啊!太狗腿了,哪会那么早啊!”梦非口中虽这样说着,但唇角的上扬却遮掩不住。

    难免还是笑自己这样的担心太过了,总是惶惶不安地问这些无聊的问题,说不定苏宸会在心里偷偷地嘲笑自己呢。

    不过笑就笑了,能听到他直言不讳地这样回答,她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泛起小小地甜蜜。

    或许现在的问题早已不是因为自己想要他的承诺,仅仅是……呵呵,满足她一点小小的炫耀心理了吧。

    “如果问我何时开始动心,或者换句话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自己对你的心意……”苏宸稍微停顿了一下,伸手轻轻抚了抚梦非的脸颊,“应该是在你帮着我忙前忙后,为公司周年庆出主意的时候吧。我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个人会为了我这样的认真,这样的努力,会将我的事情看得自己的事情还要重要,没有一个人能够替代。那时候我就在想……这样一个女孩不值得我去爱,还有谁值得我去爱呢。”

    ——那个让人怦然心动的瞬间,或许细想起来,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定论,是在她对你笑的时候,还是在她依赖你的时候,或许是在她认真为你努力的时候,只要那些都与你有关。

    NO.10

    相性十问之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这样的事情,并不需要有疑问,爱情来的总是很突然,令我们措不及防却又能够欣然接受,有时候爱情就是那么转瞬的事情,可以维持多久,谁都说不清?如果硬是要说出个所以然来,永远的永远是最好不过,要是非要在他们的爱上设定一个时间段的话,正像是《大话西游》中那句经典台词所说的——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的话,希望它是一万年。